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吳邪張了張口沒吐出半句話,不曉得是因為喉嚨太過乾澀,還是他們終於也無話可說。張起靈雙眸漆黑如墨,深深回望吳邪竟有一瞬間心慌,那半張的唇倒成了急於汲取空氣的金魚。
——然後金魚跳出了魚缸。

评论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