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全職高手】洋蔥【喬葉】

▼稿子你好,稿子再見
▼放空太久簡直不會寫文了
▼喬葉群裡開的小喬學葉神吸菸的腦洞
▼宣一下群號:375464054

BGM:五月天-洋蔥







  愛慕與眷戀,憧憬與迷戀。

  那瞬間他似乎了解為何對方會如此依賴尼古丁。


  喬一帆學會了抽菸。

  當然只是吸進嘴裡再吐出來,他學不會也無法習慣尼古丁燒灼肺部的感覺,而他抽菸也只是為了離那個人更近而已。一個人躲在暗處抽著菸,焦油味與白茫茫的煙霧繚繞,他有種被溫柔懷抱的錯覺,屬於那個人的溫柔——前輩的溫柔。

  喬一帆對葉修的戀慕是一個只屬於他自己的秘密。


  「一帆啊,你身上是不是有煙味?」

  「咦?呃、那個,應該只是錯覺……」

  「就叫你別跟老魏太好,他身上的老人臭都沾到你身上了。」

  「呃……前輩……」

  「葉修你他媽說什麼話呢!老夫哪裡臭了你昨天沒洗澡才臭吧?」

  「胡說,哥天天洗澡。」

  以為秘密要被發現,喬一帆發現自己竟緊張得出了手汗。方才葉修靠近的那一刻他確實有種內心都被看透的危險預感,他不敢看對方的眼睛,葉修總是可以敏銳洞察身邊隊友的心思。有時喬一帆會害怕葉修的敏銳,雖然心懷愛慕,同時卻也害怕這樣的秘密公開之後隨之而來的關係變質。

  他願意一輩子都當個不會被發現的小透明,站在不遠不近的位置看著就好。


  雖然如此小心翼翼,偶爾也會希望對方的眼神只看著自己一人。

  憧憬成愛慕,愛慕成戀慕,戀慕成迷戀,最後由內心迸發不能隱忍的慾望。


  半夜滿身是汗的驚醒,喬一帆不願再回想前一刻的綺夢,他不敢承認自己對前輩抱著這樣骯髒的心思,又或者只是害怕會被另眼相看。

  喬一帆抓著那包香菸逃命似的倉皇離開房間,差點驚動熟睡的安文逸。他跑到陽台,確定周遭沒人才拿出一根菸,卻在想點菸的同時發現自己忘了拿打火機。

  「少年,需要借火嗎?」

  「……!?」

  喬一帆瞪大了雙眼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葉修,瞬間有種渾身力氣都被抽空的感覺。

  「就說你最近肯定是在抽菸呢嘛。」葉修一副與平日無異的閒話家常,「怎麼,遲來的叛逆期?」

  「前輩……」

  努力想要微笑卻搞得像是要哭的扭曲表情,看的葉修覺得新鮮似的挑高了一邊眉毛,嘴角還是笑著。

  喬一帆無力的蹲下,把整張臉都埋進手臂,他受不了了,當裝滿水的杯子突破表面張力那水還是會流出來的。他想說出來,把所有的心思都說出來,但他拒絕去看葉修的表情,他承擔不起現實,他承認自己依然是個膽小鬼。

  「怎麼啦?」

  葉修語氣很溫柔,喬一帆閉著眼都能勾勒出他的表情。

  「前輩。」

  「嗯。」


  「我喜歡前輩。」

  ——我喜歡。葉修,我喜歡你。


  喬一帆整個人都在顫抖,恨不得遮住自己的耳朵,拒絕接受一切會讓自己崩潰的可能。

  「我知道啊,早就知道了。」

  葉修的聲音離得很近,他蹲在喬一帆正前方,夾著煙的手輕柔的覆蓋在他露出的頭頂。喬一帆覺得自己更不能抬頭了,因為他知道自己現在肯定哭得很醜。

  「雖然我不知道你怎麼會看上我的,不過你真是有眼光,哥向來溫柔體貼不生氣不哭鬧,長的也還不錯,你餓的時候我還能煮泡麵,口味隨你挑。」

  「前輩……」

  「哭什麼呢,別哭。」葉修笑著,「頭抬起來吧,別躲了。」


  葉修的嘴唇吻起來除了菸的苦澀,還有那麼一點甜。是跟尼古丁一樣會上癮的味道。


FIN.

救命我簡直忘了段子以外的文怎麼寫...TT

评论(10)
热度(51)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