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盜墓筆記】愛你【瓶邪】

▼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
▼別逼我用子博大法
▼我是後媽所以劇情走向別問了
▼明年我就會讓他們在一起了(。

BGM:鄧紫棋-A.I.N.Y.(愛你)


  仰起頭,脖頸成了一個最完美的仰角讓喉結暴露在外,張大著嘴就像金魚在汲取氧氣,大幅度的晃動著腰,分不清究竟是享樂還是在取悅,幾無理智殘存的思緒只能夠裝載對對方強烈的執念。

  吳邪胸膛大大起伏像個風箱,漫漫長夜已經不記得究竟瘋狂了幾回,肉體佈滿青紫色的痕跡,他坐在張起靈身上,兩側的腰肉被緊緊握著,後方性器進出的感覺已經麻木,但他不想停止,他們都不想。張起靈那張臉仍是毫無表情,只有眼底溢出的情慾,跟吳邪一模一樣。...

吳邪將自己用棉被緊緊包裹,以一種要將氧氣全部消耗殆盡的堅決,卻不知張大了嘴是否在矛盾的求取新鮮空氣。
不知何時掉落在床鋪上的菸頭燻黑潔白床單,燒穿了洞,就像在嘲笑他空落落的心如此這般。


做個紀錄,嗯。

【盜墓筆記】CWT37無料配布《昨天晚上我夢見你》【瓶邪】

封面: @三途 
BGM:雷光夏-昨天晚上我夢見你


  他做了個夢,醒來全忘了。


  在床上伸展四肢,卻因冷冽的空氣而罵了今日第一句粗口。
  吳邪眨了眨乾澀的雙眼,他經常睡不好,總在醒來之後忘了原因。他每天做夢,從來都不記得內容,只依稀能回憶起那在水中浮沉的感覺,就像在母親子宮——當然,只是比喻,他不可能記得在母親子宮內的感覺,誰都不會記得。
  今天他也慣例的去數了數牆上的月曆,離被紅筆圈起來的日子還有幾天。其實不用數他也記得,只是求個安心,怕哪天自己就會忘記這樣點菸數著日子是為了什麼。
  ——昨天在手臂劃下的傷...

*520
*已然忘了段子以外的東西怎麼寫
*文風是什麼好吃嗎
*毫無考究的民初背景


  那是城裡一教書先生,一雙眨巴眨巴的大眼睛配上看著便覺柔軟好摸的短髮,左看右看都像隻親人的小狗兒。或許因教歷史的緣由,在大家都流行起洋服的年代,他仍是著一襲深色長袍馬褂,站在所處的租界區與異國建築相碰,那倒也是一幅漂亮的景色。
  至少在那看的人眼裡是絕世美景。
  興許是看得久了,目光也是會燒穿人的,那呆站著的人終於發現了目光來處——筆挺軍裝一看便知是個軍爺的人站在那兒還是挺惹眼。

  「來了怎麼不出個聲!光站在那兒是期望我發現你呢?」
  三步併作兩步的跑上前,語氣嗔怪聽在耳裡反而有了些撒嬌的意味。
 ...

忘情地接吻、擁抱,浸淫有你的狂熱。

吳邪趴俯在張起靈胸膛,汗濕的軀體貼在一塊兒,赤裸且黏膩,似乎要將彼此合為一體,同步思維與呼吸,徜徉在以對方為名的大海。
指尖描摹細緻而張狂的黑色麒麟,既甜蜜又有點麻癢,感受著生命起伏吳邪小心且虔誠地吻上張起靈左胸,抬起視線望進對方那雙濃墨般的平靜無波,喉頭毫無徵兆如火燒,那樣乾澀就像渴望鮮血的吸血鬼。追求著什麼,又緊抓著什麼。
他們用力且瘋狂地追逐彼此的唇,舌尖仔細勾勒,交換唾液比擬為交換靈魂,由身體深處的嘆息是至高無上的讚歌。

是愛,不是愛。
這樣的交媾或許僅僅是各取所需罷了。

藍天白雲
當你離去

藍天

我曾經眼裡只有你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