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去年渣JX3渣到忘記
今年有記得!

產量創新低之2015(。

手感復健

很久沒正經的寫點什麼了,雖然這次依舊是短小的段子。

心血來潮把用了三年的LFT用戶名改了,改成夏目漱石晚年的隨筆篇名,其實也沒什麼特別意思。

「我現在覺得很開心,因為終於可以死了。」
我看著他的側臉,那已經忘記是從前就如此蒼白還是最近才白如紙的,大家都喜歡的臉。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想看他是不是在開玩笑吧,就算他剛剛才在我面前咳了一地的鮮紅,我還是覺得他在開玩笑。
「吶,我死了你會把我埋葬在哪裡?」
他用那雙過份漂亮的眼睛盯著我看,然而我只想逃離這裡。
「哦。」我故意裝作漫不經心,即便馬上就會被他看穿:「上次我們埋小貓的地方吧。」
「呵呵呵,那我會投胎成貓來找你的,你喜歡什麼花色?」
那是,...

  男人的手指很美,白皙的皮膚,夾著菸那衝突的美感就像藝術品。男人的鎖骨也很美,總是衣衫不整的習慣,讓他鎖骨以下到胸膛都是裸露的。男人滿身刺青,加上金屬飾品,讓他乾淨的白皮膚成為最衝突的部分。
  男人本職是刺青師,他生活的範圍總是很凌亂,但他那一年四季頹廢的樣子卻又與這樣的環境如此和諧。散落的酒瓶與菸蒂,牆上地上桌上床上全是設計稿,除了他似乎沒有人可以在這樣的地方找到生存空間。或許正因如此,他身上才會散發那樣危險的魅力,讓人退怯卻仍奮不顧身。
  ——然後變得像我如此。


許久不見,寫個原創復健

文字復健

日頭赤炎炎籠罩港邊,光著身子的猴囝仔彷彿感受不到熱度地在海水擁抱下,晃動細瘦手臂比賽看誰能游較前頭,看起來好清涼,卻被通紅的屁股出賣。
阿母在港邊急切地喚,手裡拿著條浸過冰的濕毛巾,就怕她後生被靠海小鎮毒辣的太陽烤掉層皮。
「阿母!甘有枝仔冰?」
遠遠的,褲子都還沒穿好就期待地問。
「有啦,阿母帶你去。」
阿母仁慈的笑容在她眼尾匯聚成一絲絲溫柔的痕跡,那是往後一生都會懷念的,阿母最美麗的樣子。

2013寫手回顧

跟著朋友一起也跟了這個風( ´∀`)
二月真心是忙著過年收紅包吃年菜,沒空寫文的月份呢!(幹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