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全職高手】星塵 01【葉ALL】

很重要的防雷(´Д`。)

不要相信我的坑品
▼先發個一章試水溫
設定很中二設定很中二設定很中二
只是篇爽文只是篇爽文只是篇爽文
▼第一章刷點輕鬆的
▼下一章就會講到故事背景了
▼本章先簡單刷一下葉王線跟葉喻線
▼帝國架空,所以請不要在意一切細節跟BUG

BGM:魏如萱-隕石

以防誤會先來說一下,雖然標了葉ALL但也還是有其他CP存在,只是會挑幾個出來跟葉修搞一搞(。
然後,這篇的葉韓,是,純友誼
其實我真的很想寫葉韓,但是因為各種設定上還有我的小私心,所以這裡的會是純友誼,也就是說他們最大的肢體接觸除了握手大概就沒有其他> <
雖然有葉喻,但是會刷喻黃,這點還滿重要的,會雷的姑娘就注意一下囉!
因為背景設定的出乎意料的大,現在也只大略設定好了七八成,剩下的細節都會是邊寫邊設定。
雖然結局還在猶豫但絕對不會是喜聞樂見的1V1,也不會是酷帥狂霸跩的後宮結局。

其實這篇會出現的契機只是因為作者與作者的小夥伴想要看一群蘇到不行的男人在搞基而且作者本性是個後媽

小夥伴@日足居 媽的為什麼都標不到你啦!!!!!地獄有你我不孤單TT






  王傑希以為下一秒就要缺氧而死。
  濕潤的舌肆意在口腔內侵城掠地,王傑希雙手抵在對方胸膛無奈怎樣也推不開,雙眼逼出生理性的淚水,體力隨著氧氣消耗漸漸流失,最後只能無力癱軟在對方懷裡。很失態,王傑希想,但是眼前這個人最擅長的就是令自己失態,他在心中嘆了口氣。
  「葉修,放開我。」
  這是彼此雙唇分開時王傑希說的第一句話,還喘著氣。

  才剛結束一場失敗又糟糕的儀式——主角缺席的新任元帥上位儀式,王傑希回到辦公室還沒來的及休息便發現多了個不速之客,帝國年輕的首席預言家尚未細想為何新任元帥會出現在自己的領域,就被陌生又熟悉的氣息覆蓋,然後無法思考。
  「真無情啊大眼,對哥這個光榮回歸又強勢上位的老朋友竟然這麼冷淡。」那串名號都是來者擅自加上去的。
  沒有人會強吻好久不見的老朋友——王傑希背過身不願吐槽,和眼前這人互噴垃圾話太累了,不明智。
  「那麼,這位光榮回歸又強勢上位的元帥大人,為何您沒有出席今早的接任儀式?」還讓偉大的皇帝差點心臟病發。最後那句話被吞了回去。
  王傑希低頭整理因方才(一方強迫的)糾纏而凌亂的衣領,開口丟出即便語氣尊敬卻稍嫌冷漠的疑問。
  「這裡誰不認識哥?」葉修走到王傑希身前伸手幫他整理衣領,然後一秒被拍開,「就算是剛進部隊的小朋友也應該在檔案上看過哥的資料了。」
  聽到檔案兩字王傑希下意識皺起眉似乎很排斥,原本就一大一小的眼睛顯得差距更甚,看著他細微的面部表情變化,葉修挑起嘴角。
  「哥是真不喜歡那種場合,多麻煩。」
  「……起碼也露個臉吧。」王傑希朝葉修扔出一枚勳章,「拿去。」
  「元帥勳章?」葉修頗為訝異地望著手中那枚階級勳章,「怎麼是你拿給哥,原本還打算等會兒去見一下皇帝陛下領呢。」
  王傑希沒有回答,只說:「下次要去見陛下先上報。」好讓大臣有時間備藥。
  「不要再隨便進別人的辦公室了。」
  在葉修離開之前,王傑希從後面扔出這句話。
  「又不是第一次了還在意呢?」葉修哼笑,「怕被人知道你跟哥有一腿啊?這也早不是秘密了。」
  「我跟你本來就不是那種關係。」
  關上門前王傑希咬字清楚地強調,結果又被葉修趁隙刮了一臉頰。

  回到座位上的王傑希,手指無意識摩娑還留有餘溫的嘴唇,思緒早已飄的老遠,連高英傑在門外求見的聲音都沒聽見。

  原本隸屬於嘉世部隊的葉修——那時仍叫葉秋,大家都認為當上隊長,又是各部隊最為出色的他理應是接下快退休老元帥之位的繼任者,結果就在上位前一天爆發他帶著帝國機密叛逃的消息。一個晚上消息傳遍整個帝國,第一時間動作的是素來與他私交甚好且被人懷疑根本是相好的王傑希,以及看似不和實際上關係不錯的韓文清,雖然王傑希麾下由微草進行直接管理的預言塔平均戰鬥力沒有其他戰鬥部隊高,找人倒不是難事,而韓文清麾下的霸圖部隊則經由他下達的指令進行地毯式搜索。
  但不知道葉修到底用了什麼手法,沒有人找的到,就是身為首席預言家的王傑希也只能勉強看到他過得不錯,至少還活著。
  就這樣銷聲匿跡一年多,某天那個男人就這麼回來,甚至帶著不知道在哪裡組織的興欣部隊,由皇帝直接下令任命空了一年多的元帥之位。這當中不是沒想過讓其他人任命元帥,所有部隊裡,除葉修之外的第二個五星上將——輪迴部隊長周澤楷,聲望就頗高。
  至於這些事情,那都是另一段故事,這邊暫且不提。

  ■

  喻文州解放般的長吁一口氣,溫熱的氣息噴灑在葉修頸窩,搔癢著他耳朵。下身還相連著,兩人的腹部及腿間都是一蹋糊塗,半乾的精液上還覆蓋著一些溫熱的,整幅畫面是不堪入目的淫靡——尤其是軍裝仍半掛在身上的情況下。葉修伸手朝一旁桌上抽了幾張紙巾,喻文州仍跨坐在身上而他也就著這姿勢替彼此做簡單的擦拭,清潔動作被喻文州接手之後葉修也從善如流地點起了菸,煙霧偶爾噴灑在喻文州臉上卻也沒有避開的意思。
  「我說文州啊,不起來是要再來一發的意思嗎?」
  葉修說著,伸手拍了拍喻文州的臀部,他的分身仍埋在對方體內,雖然內壁溫熱柔軟的感覺不賴,但是再不拔出來可能就真的要來第二發了。
  兩位上將——其中一個還是元帥,一早就如此放縱不務正業,再沒下限如葉修也會覺得不妥。
  喻文州只是呵呵笑了幾聲,便用力撐起身體,拔出來的當下沒忍住洩出一聲嗚咽,幸好葉修眼明手快扶住了他的腰才沒有摔倒。
  「特地跑來見哥,總不會是真的因為“好久不見來個久違的一砲吧”這樣的原因吧。」
  「嗯……如果我說是呢?」
  喻文州一貫的溫柔笑臉,卻是笑的深不可測,讓人有在沙漠中遇上毒蛇的錯覺。
  「喻文州你這人越來越可怕了,還好你一千米跑不贏哥。」
  「呵呵,不敢當。」

  其實當年葉修的出逃藍雨也有在背後出一點力,只是沒有像微草和霸圖那般大陣仗,做的神不知鬼不覺。只是原本想趁機掌握葉修據點的意圖似乎被發現了,狀況穩定之後葉修就消失在喻文州掌控下,只有後來某次依然擔心的黃少天偷偷趁外出執行任務時誤打誤撞碰著了葉修,之後斷斷續續地維持聯繫,雖然仍無法得知確切行蹤。
  「那個時候你沒對少天做什麼吧?」
  「哥還能對他做什麼?請他安靜點都來不及!」
  「嗯,如果當時少天有什麼差池,估計我們現在也不會坐在這兒說話了。」
  葉修一點也不想招惹這樣的喻文州,術士的觸手PLAY實在是玩不起,光想像就一陣惡寒。


FIN.

葉喻大概比較接近砲友的關係吧(´・ω・`)
然後元帥大大真的只是喜歡調戲潔西卡而已,因為他的反應很可愛(幹
他們真的沒有一腿……至少現在沒有ry
叫李迅不要再散播謠言了> <!(迅哥躺槍

.......................對了其實,一開始開了這個設定我想寫的是ALL葉(´・ω・`)

评论(10)
热度(11)
  1. 薛丁格的貓薛丁格的貓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貪狼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