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全職高手】關於我愛你【雙花】

▼給我們親愛的無冕之王
▼樂樂生快,樂樂快生!(。
▼我是親媽,我好棒

BGM:張懸-關於我愛你







  刷開手機屏幕看著那條幾秒鐘前傳來的短訊,扯開嘴角笑出聲,心情很是愉快。那條短訊不是祝福,甚至不是什麼噓寒問暖,卻十分有那人的風格,霸道而強烈。
  ——我在這。
  我在這,在你所在的城市。

  「真是……一點也沒變。」

  張佳樂到的時候孫哲平已經點好兩杯咖啡——拿鐵不加糖,坐在靠窗的座位,身旁沒有行李,只有隨身的一個背包,很隨興,好像隨時都要離開,而他的確要搭今晚的班機回北京。
  店內播送的歌,女歌手歌聲溫潤,就連歌詞都是那麼樣溫柔貼近。孫哲平的側臉沐浴在早晨陽光下遮掩了幾分天生自帶的狂躁氣息,張佳樂兀自欣賞幾秒後才在他對面坐下,自然而然地拿起面前那杯拿鐵潤口。
  「怎麼不讓我接機?」
  「反正我認路,沒必要。」
  從張佳樂在他對面坐下之後便轉回望著窗外的視線,直直地看著眼前紮著小馬尾的青年,有一點女孩子會喜歡的憂鬱氣質,孫哲平揚起嘴角,正大光明的欣賞,張佳樂隨他去看,大不了看回去,視線碰撞,思念交錯摩擦彷彿帶上了那麼點熱度。
  不論多久沒見,對方都是腦海中記得的樣子,任性又瘋狂。
  張佳樂看向孫哲平纏著繃帶的左手腕,察覺到視線孫哲平無所謂的揚起懶懶揮動:「好得很。」
  「當然知道你好得很,還去幫老葉打挑戰賽呢,不好能行?」
  只是他很想知道當年到底必須練得多瘋才能操壞選手向來最寶貝的工具,但不問也能猜出個八成,孫哲平向來都是那路子粗暴,久了成風格。
  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瑣碎的話題,邊上咖啡早已放涼,如此自然無所謂,就像他們多年來相處的模式,一起就一起,分了就分了沒什麼大不了。中國再大,只要沒出海那都還是會碰到,何必焦慮、無須著急。從來都是這樣隨興,就像從北京飛到青島也只帶了這麼大個包。
  就連何時退役都是個不甚重要的話題。

  他們接吻,用力到牙齒要磕牙齒,張佳樂背靠在宿舍房間的門板雙手用力攬著孫哲平脖頸,很久沒有這麼做了鼻息間卻都還是熟悉的味道。孫哲平淡淡的古龍水香味,還有張佳樂彷彿天生就自帶的花香,兩個人在一起這一切是如此自然,不用經過旁人同意也不用考慮,反正全身細胞都在吶喊著要把對方揉進身體。
  孫哲平寬大粗糙的手掌從張佳樂衣襬探入,可以感受到他微微地顫抖,彼此都有些難耐,喉結滾動著發出唾液吞嚥的細微聲響,房內是這樣安靜只剩躁動的氣息。張佳樂將大腿頂上孫哲平的跨間,空氣中爆發開來的氛圍推進兩人的速度,甚至已經搞不清楚是誰將誰拉上床。
  他們瘋狂的做愛。
  用這種方法告訴對方自己過得好不好,然後思念匯聚成一次次的吐息。

  「張佳樂。」
  「孫哲平……」

  張佳樂想起了在店裡聽見的那首歌,擁緊了孫哲平然後得到更有力的回擁。

  在必須感覺我們終將一無所有前
  你做的 讓你可以說
  是的 我有見過我的夢
  我擁有的都是僥倖啊
  我失去的都是人生

  因為你擔心的是你自已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怎樣才能夠證明彼此相愛?天天膩在一塊兒說著傳頌千年的情話、承諾來不及實現的永恆,以及無法觸及的漫天星辰。
  他們對彼此說愛的次數並不多,而分開的時間更長,但只要將對對方那份眷戀深深烙印心底似乎就能品味更加長久,即便多年未見也能相視如初。那是只有他們——張佳樂與孫哲平才能滲透的深奧。
  多年來汲汲營營,太多次與追求的那些如流沙般於指尖逝去,卻有更多更重要的多年以來始終如一,然後你我心照不宣。
  除了榮耀,還有不好意思說出口的那些。
  倆爺們談戀愛,沒有太多膩歪,直接到近乎粗暴卻能從中體會出一絲對方給的寵溺,疼痛而又溫柔,屈指攥成拳,將彼此所有收進手心裡面,指甲刺痛掌心像是在提醒這一刻真切。無論細水長流、狂風暴雨,有他在就是藍天白雲。

  「結婚吧。」
  「行啊。」

  ——我愛你。


FIN.

覺得我愛你真的是很微妙的詞,分開講很簡單,但是無法隨便說出口。

评论(6)
热度(18)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