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全職高手】山河永慕【傘修傘】

還沒有寫完,但是因為好久沒更新了受不了感覺好捉急所以拿來混更……_(:3」∠)_
看過的小夥伴你們不用點進來了,跟上次一樣一個字也沒增加更沒減少_(:3」∠)_
最近事情好多、圈子好亂、覺得心累_(:3」∠)_
自從孫翔傳之後就陷入了一個字都寫不出來,寫了也卡在一半射不出來(。)的那種感覺……我覺得好累,陷入了瓶頸_(:3」∠)_

對了拜託來我ASK找我玩嘛孤單寂寞嗚嗚(。
http://ask.fm/miomio1218

推薦BGM是河圖的山河永慕,雖然真的短到應該歌還沒聽完你們就看完了……cry





  當年他們曾有一統天下的豪情壯志,然而時光荏苒、歲月磋跎,由當時的年少輕狂至今了解理想不是揮揮長袖就來。縱使再大的豪情壯志,也抵不過現實的磨損。
  葉修坐在蘇沐秋邊上,嘴上叼著草根,青草的苦味讓人上癮。蘇沐秋研究著兵器,不時在一旁的樹枝比劃、沙上塗塗寫寫,偶爾眼神一亮便揮毫在宣紙上記錄些什麼,葉修不打擾他,卻是靠在一旁研讀兵法。
  據說當朝皇帝能夠打下這片江山全是因為身邊有兩位重臣的緣故,一個善兵器,一個善兵法,就像左右兩條臂膀替天子包下一切戰場上的廝殺。但這一切都只是聽說,除了皇帝的親信,沒有人見過他們,而他們之後也不曾出現在天子身邊過,所有與他們相關的故事都成了當朝確立前的野史。
  有人說,他們與當上皇帝的天子理想不同,還年輕便辭官隱身江湖,至今流落何方無人知曉。

  「沐秋,聽說前幾日陶軒來過。」
  「聽誰說?」
  「除沐橙,還能有誰?」
  葉修揚起下巴對著屋內正在習字的蘇沐橙方向。
  「……小丫頭口風倒是越來越鬆了。」
  「陶軒來做什麼?又在勸你回去做他偉大的開國功臣了吧。」
  「是勸“我們”。」蘇沐秋勾起嘴角,「咱嘉世的開國功臣可不只我呢,聽過現在外頭怎麼傳的?」
  「那可不關哥的事兒啊,若戰場真只有我們那還要不要打了。」
  「就算不只我們那也還是甭打了。」
  「做人謙虛點蘇沐秋。」
  「彼此彼此。」
  兩人相視而笑,相處這麼多年,對方那點脾性還能不了解嗎?
  多年互相扶持的彼此所堅持的,不過就是當初被嘲笑過不切實際的理想,為江山社稷、為天下蒼生懷抱著的理想。不為做天子,而是希望革新,所以才會同目標相同的黨羽們謀劃推翻前朝創立一個新的朝代,然而並非每個人的理想都是同樣的藍圖。


TBC.

评论(6)
热度(10)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