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BTS】사랑가시(愛情荊棘)【飛咻】

大半夜想開車沒開成,想虐也沒虐成

現實架空

搭配食用:宋閔浩&南太鉉 - PRICKED

     張才人 - 幻聽 










  「你愛我嗎?」
  「愛。」
  他回答得毫不猶豫,眼裡還閃爍著光彩,即使這是連提問人自己都不耐煩的問題。

  「那你願意跟我分手嗎?」

  ■

  太冷了。
  閔玧其下意識想往共枕的人懷裡鑽,直到被床面另一邊毫無生氣的冰冷驚醒,才想起哪裡來的別人,這張床從最初就只有他。
  第三百天——他跟金泰亨分手後的日子。
  距離他們分開,已經又要進入下一個冬季。閔玧其還是常常在夢裡看到那張臉,得到上天特別眷顧,精雕細琢般的,好看的臉。笑起來像個孩子,看著他的雙眼總是彷彿可以看見宇宙。大概是因為他看著自己吧。
  他總是夢見重複的場景,金泰亨笑得特別燦爛,說著喜歡。
  閔玧其覺得自己是魔怔了。自從提分手後,金泰亨純粹的戀慕對他就像詛咒般,是甩也甩不掉的印記,那是罪惡感。
  這一切都是閔玧其你自找的。他想。

  剛分開那段時間,其他人總是會問他們原因,可是閔玧其答不上來,而金泰亨總是把顧慮他排第一順位,所以誰也沒給個明白。閔玧其只是某一天,早晨的咖啡喝到一半覺得無法再繼續,走進房間叫醒還在睡的金泰亨,跟他說想分手,就只是這樣。而且金泰亨答應了。
  金泰亨總是會答應他任何無理取鬧的要求。
  「如果玧其哥真的這麼想,我也只能答應了啊。」
  他還記得金泰亨用多麽溫柔的語氣在說這句話,好像平常的早安晚安——像平常說我愛你那樣。
  其實金泰亨早就知道他要說什麼了吧。閔玧其心裡如此肯定。

  金泰亨的愛是一場風暴,溫柔又銳利的把閔玧其整個人掏空。閔玧其也用他的佔有慾,毫不留情的把金泰亨從身體到靈魂全部據為己有。
  從一開始他們之間就沒有任何退路。
  閔玧其漸漸無法忍受其他人投射在金泰亨身上的目光。在家爭吵的次數越來越多,基本上都是他用無比刺耳的言語試圖要傷害對方,無法控制的。金泰亨最初會因為委屈,也朝他怒吼,有時甚至掉下眼淚。後來變成只要閔玧其動口,金泰亨就會無條件道歉休戰。
  然而這樣的相處模式讓閔玧其陷入自我厭惡的漩渦。
  這份感情早已超出他們可承受的範圍。

  那天雪下得很大,再過三天就是金泰亨生日,然後他們分手了。

  閔玧其搬離了原本的公寓,他不知道金泰亨是不是繼續住在那裡,那裡對一個人來說有點太大了,無法忍受寂寞的金泰亨大概也會搬走。對於這些,閔玧其已經不在乎了,或者說,他強迫自己不去在意。
  頭三天只有酒精陪伴,在外他盡量讓自己顯得毫無異狀,回到家他怕被太過安靜的空氣逼瘋,所以去超商買了兩大袋的燒酒。但是酒喝多了不舒服,他只好讓自己變成工作狂,幾乎是住在工作室。
  分開將近一年,他還是寫了好幾首橫掃音源榜的歌,只是演唱的歌手不再是金泰亨。而他總是有意避開任何金泰亨回歸期間的音樂節目,以及出演的電視劇,就連在公司都會費盡心思避開對方。但他還是知道這小子最近拿到很厲害的主演劇本,畢竟新聞實在太大了。

  ■

  一下地鐵就看見金泰亨在對著他笑。
  閔玧其在人群中愣了三秒才反應過來在他面前的只是個廣告燈廂,上面的文字提醒他再過三天就是金泰亨生日。大概是最近那部主演電視劇的造型,看起來相較一年前成熟許多,還是一樣好看得不可思議的臉。
  他又站在前面多看了一陣子,明明是這麼長一段時間以來急著避開的臉。

  「玧其哥?」

  現實總是比電視戲劇化,當閔玧其下意識轉過身看見剛剛正在看著的臉,他想的只有為什麼大明星會坐地鐵?他那部照顧有加的銀色跑車呢?
  金泰亨看起來也很詫異,一雙大眼睜得比平常還大。當他發現閔玧其在看燈箱的時候,沒有多加思索就喊了對方的名字,沒想到閔玧其會真的轉過身。
  可是下一秒閔玧其就拔腿朝另一個方向狂奔,金泰亨來不及思考也跟著跑過去。閔玧其不懂為什麼要跑,雙腳就是自己動了他也沒有辦法,金泰亨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追上去,總覺得這次不說清楚就真的什麼都結束了。

  不知道有沒有人認出他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路人大概會以為他們在拍電視劇吧。閔玧其邊跑邊自嘲,直到沒有路可以前進了才停下。距離地鐵站很遠的死巷,旁邊什麼都沒有,除了翻垃圾桶的貓。
  「為什麼要跟上來?」聽見金泰亨粗重的喘息,閔玧其呼吸也不怎麼順暢地問著。
  「那哥為什麼要跑?」金泰亨低沉的嗓音因為喘不過氣而有些微粗啞,「我是什麼可怕的壞人嗎?哥你明明還一臉深情的看著我的照片呢。」
  不同於過去交往時那般溫柔,金泰亨語氣帶著挖苦的意味。
  「得了吧,大明星還會在意別人的眼光啊,你不是早該習慣了嗎?」
  閔玧其忍不住酸了回去,他看見金泰亨略為陰鬱的皺起眉頭,看著那張就算表情很差還是好看的臉,閔玧其突然感到火大。
  他一把抓住金泰亨的大衣領子就吻了上去。

  睽違一年的吻。

  閔玧其吻得粗暴,金泰亨也吻得像是要把人拆吃入腹那般,絲毫沒有當初溫柔。
  他們還是一樣,沒有任何退路。除了暴風般的愛,他們什麼都沒有了。

  ■

  「你愛我嗎?」
  「愛。」
  他的眼神清澈如同當年,卻又深沉的彷彿可以看見宇宙。
  「那我們在一起吧。」

评论
热度(16)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