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全職高手】留下來陪你生活【喻葉】

▼沒有重點
▼流水帳
▼只是想刷喻葉傻白甜退役生活
▼標題腦死便用了歌名

感謝大家2013的愛護,fo我的以及互fo的太太們還有我的小夥伴們,明年也請多多指教!







  他的手很美,即便退役後仍維持手部的保養,因為缺乏日照而顯得有些蒼白的皮膚、指甲修剪整齊的頎長手指,做起手操來那樣的畫面是挺賞心悅目。
  他還喜歡站在窗邊抽菸,如果不是在電腦前的話。天氣好時陽光灑落,煙霧若有似無的縈繞在四周,有個形容詞是怎麼說的,朦朧美。拿美這個字形容男人或許是顯得有些矯情了,但那種慵懶自在的樣子看上去其實挺舒適。

  喻文州就喜歡看著這樣的葉修。

  「文州,光看著哥做什麼?看哥帥啊?」葉修微微側過頭勾起嘴角看向喻文州,「就算哥很帥也不是這看法吧,看的哥都要被燒出洞來了。」
  「呵呵。」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前輩,菸別抽這麼多。」
  喻文州信步上前直接捻熄葉修手中燒的剩半截的菸,葉修沒有拒絕,卻仍是嘖了聲。
  「做什麼做什麼,剝奪了哥的樂趣!」
  葉修看著喻文州,擺出一副義正嚴詞的抗爭模樣,喻文州看得直樂。葉修也只是抱怨意思的,並不太認真計較,卻還是小小聲地嫌了句小氣。

  彼此都不記得是怎麼喜歡上對方,又怎麼搞起對象的,只是當意識到的時候一切都那麼自然。

  喻文州就跟其他同期的職業選手一樣,是被葉修虐大的。即便葉修所帶領的嘉世從第四賽季開始便沒拿過冠軍,仍掩蓋不了他鬥神以及曾經締造王朝的光輝,雖然只要身為對手都不願意承認,葉修是榮耀頂端的男人這一點卻是不可否認的。
  因為手速不如其他選手,所以喻文州靠他的戰術頭腦來彌補不足。當他跟葉修以及其他兩位大神被譽為四大戰術大師時,他並沒有表現出多大歡喜,他的注意力都在葉修名字上。那個時候的葉修還用著“葉秋”這個名字。
  而當喻文州意識到自己喜歡上對方的時候,彼此早已經是會互相調侃幾句的對手關係。

  喻文州低頭輕吻葉修,淺嚐輒止的一吻,鼻息間都是熟悉的煙味。
  「文州,哥餓壞啦。」
  「前輩又沒去吃早餐?」
  「這不還在睡呢嘛,醒來就等你一塊兒吃中飯了。」
  「要是我晚上才回來呢?」
  「文州你這是準備餓死親夫。」
  「呵呵。」
  喻文州替葉修圍上圍巾,雖然G市的冬天不比H市,但也同樣會使人著涼。

  退役後的葉修在喻文州也退役之後,便搬到G市同居,退役後的兩人從事的依然是與榮耀相關的工作;喻文州繼續留在俱樂部幫忙,葉修則回到網遊帶著公會打打殺殺。有一次喻文州晚上回家還看到葉修帶著興欣公會的,在跟他們藍溪閣搶BOSS。

  「文州你還打算叫前輩到什麼時候,都退役了叫不膩呢?」
  葉修在喻文州夾了一塊腸粉到自己碗裡,便從自己碗裡再夾一塊雲吞扔到對方碗裡的時候問道。
  「多年習慣了,難改。」
  喻文州笑著夾起那塊雲吞放進嘴裡,這個問題葉修問了很多次,每次喻文州都用這個回答帶過,其實沒有特別的原因,真的就是習慣而已。
  「什麼習慣不習慣,你們黃少天可從來沒喊過哥前輩。」葉修笑著,「叫前輩太見外了,不許叫,聽見沒有。」
  「行啊。」

  兩個理性的人,談的戀愛是理性的戀愛,沒有太多激情,只有日常生活如潺潺流水走過的一點溫柔。

  纏綿過後兩人都還微微喘著氣,赤裸的身子縮在被窩裡隔絕外頭的冷冽,身上出的薄汗早已變涼貼在肌膚上有些刺人。葉修已經睡著了,喻文州直接把人拉進懷裡,他舉起對方的一隻手輕輕在手背烙下一吻。
  「晚安,葉修。」


FIN. 

评论(3)
热度(13)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