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盜墓筆記】那是唱著誰的哀愁【解雨臣中心】

▼可能有隱花邪





滿佈解家老宅斑駁外牆上的常春藤像他的寂寞,在內心深處瘋長。

他認為自己會孤獨一生直至終老。
闊別十幾年的長沙老宅,如今映在眼底只有數不盡的腥風血雨。被風吹得嘎吱作響的門窗,沒有令他憶起快樂童年,他也不記得自己是否曾有過那樣的純真。即便有,也是早被丟棄的過往塵埃。拾不回,還會使人過敏。
只有皮鞋踏地回音的偌大宅子,帶來一片腥紅的回憶。
——天要下雨,流血的天氣。

他留不住身邊任何重要的人,乃至寧願忘記那些曾經。
但人會走,回憶卻如影隨形。

一開始是叔叔伯伯,甚至是自己的爹,再來是爺爺。他那時存在太過渺小,無力可回天。
等他大了,師父以及娘親也走了,他卻看清自己的命運。人的一生不過如此,後輩哭完了就沒了。
他突然覺得很想吐。
那個唯一有可能安慰他的人也離他遠去。
到頭來他仍是什麼都留不住。

若“解雨臣”代表他所承載的過去與未來;“解語花”便是他此生的華麗與哀愁。

他所擁有的一切都極其冰冷,僅僅只能夠在戲台子上盡情燃燒。
那些戲折子中的愛恨情仇,流的究竟是誰的淚、訴說的又是誰家的情癡?
“不瘋魔,不成活。”
他不知道自己現在究竟算不算活著,就連胸膛起伏似乎都是假象,是演出來的。他覺得自己過得很假,從二十多年前認清自身的無力開始。

他不抽菸,因為尼古丁傷肺。
他不喝酒,因為酒精燒嗓子。
所有他人用來麻痺身心的媒介,他都使不得。
如果可以,他寧願狠狠糟蹋自己一回。

如今,他不知道正唱著誰的哀愁,又是誰的癡。
而他內心無以名狀的寂寞依然猖狂。


FIN.

思念太猖狂,一個冷不防。

一直想用這種角度側寫小花,小花是我在盜墓裡面最喜歡也最心疼的角色。
他的寂寞與小哥的寂寞是不同的。一個是從出生開始便與寂寞為伍,除了寂寞幾乎沒有體會過其他感受;一個是為了太過沉重的現實不得不寂寞。
一直寂寞寂寞的,我都快認不得這兩個字啦!

總覺得寫小花都沒辦法把篇幅拉長,這樣短短段子般的形式似乎比較適合他。
不過大概是我筆法的問題啦。

今年快過完了,明年也要繼續愛著小花!

评论
热度(11)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