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全職高手】艷火【喬葉】

▼傘修前提喬葉,雖然傘修非常隱晦
▼結局自由心證
▼一如往常的很短

BGM:張懸-艷火




  #他點起一根菸,就這麼在窗台靜靜抽著。


  葉修是個沉靜的人。
  一聲不響的坐在那兒,靜如止水,隨呼吸起伏的胸膛與搧動的睫毛,是偶爾泛起的漣漪。
  他有雙漂亮頎長的手,隱藏在慢性睡眠不足面容下的,是一張清秀的臉。

  葉修是個沉靜的人。
  任誰都不會相信的陳述句。

  但,葉修就像一隻慵懶而優雅,偶爾卻又狡黠的,名貴的純種波斯貓。

  當你穿越愛的歷史向我走來,我在你眼裡看盡了相戀的年代。
  曾經的黑白,此刻燦爛。

  忘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喬一帆的目光總鎖定在葉修身上,最初的感激與景仰似乎多了些別樣情愫。
  喬一帆是尊敬葉修的。若不是他,不會有現在的喬一帆、現在的一寸灰;若不是他,喬一帆可能離開微草之後就到了某處不知名的地方沉淪。
  當這分尊敬與崇拜成為不那麼單純的喜歡,曾經他是惶恐的。
  少年懷抱著莫須有的罪惡感獨自一人在深夜默默垂淚。

  所謂的喜歡究竟是——

  如果你在前方回頭,而我亦回頭,我們就錯過。

  夜深人靜時的葉修總一個人看著遠方若有所思,指尖煙霧裊裊,月色朦朧也模糊了他的臉。
  駝背令他略顯滄桑,卻在下一刻發現來者,回眸給出一個往常般淡然的笑。喬一帆以為他會如此消散於空氣,急忙伸手挽留又意識到這個動作不對而後及停。

  「一帆,睡不著啊?」
  無視喬一帆尷尬停在半空的手,葉修走近輕輕拍了拍他的頭,帶著煙味的溫柔與親切。
  「快去睡吧。」
  「前輩……晚安。」

  少年蜷縮於床鋪,看著手上出於自身的混濁穢物,咬緊下唇無聲的哭泣。

  我等你在前方回頭,而我不回頭,你要不要我?
  你要不要我?

  葉修知道喬一帆喜歡他,怎麼知道的,大概就是一舉一動不小心流露出的些許心情,以及有時眼底那來不及隱藏的熾熱。
  但是他什麼也沒說。

  喬一帆身為興欣的一員,當然也聽過葉修那位榮耀打得特別好的朋友、蘇沐橙的哥哥。於是他也發現葉修每次獨自一人的那份沉靜是為誰。
  他知道,心底的那份喜歡卻是越來越膨脹,終於有一天膨脹得再也受不了即將滿溢而出。無法控制,喜歡上了能有什麼辦法。

  就像飛蛾撲火,人總愛朝著一個不小心就會把自己燒得痛苦不已的,所謂愛撲去。即便那可能是一廂情願。

  「前輩,我喜歡你。」
  「我知道啊。」

  「人生就是不斷的放下;令人遺憾的是,沒能好好地道別。」

  那天也是一個安靜的夜晚,喬一帆也像往常那樣偷偷覷著在窗邊發呆的葉修,葉修沒有預期般的轉身,而是突然開口說了這麼一句。由於太過突然所以喬一帆沒忍住脫口而出的那聲「咦?」然而葉修卻是像往常那般露出一點也不意外的表情轉頭看著他。

  「一帆啊,你上次跟我告白了對吧。」
  「呃、是……」
  葉修聞言幾不可聞的嘆了口氣:「但是,我累了。」
  累了。對於這樣撲火一般的情感表示累了。
  「沒關係。」

  沒關係。


  撲火,我們相視笑著,撲火。
  什麼都不說,不說的是真的。
  我們相視笑著,是夢也快樂。


FIN.

葉修講的那句:「人生就是不斷的放下;令人遺憾的是,沒能好好地道別。」其實是少年Pi的台詞來著……(。
現在看看真他媽太傘修了怎能不引用!

然後中間引用到的

當你穿越愛的歷史向我走來,我在你眼裡看盡了相戀的年代。
曾經的黑白,此刻燦爛。

這段歌詞其實是引用給傘修的,剩下的引用就通通都是給喬葉的部分了。

真的好喜歡小喬嗚嗚嗚,第一次寫小喬竟然不是寫喬高連我自己都好驚訝ry
雖然說結局自由心證,但我還是要說我這次真的不是後媽,真的不是後媽,真的不是後媽。很重要說三遍。
至於小喬後來說的沒關係,究竟是不喜歡我沒關係,還是累了沒關係我可以等,還是沒關係這樣的葉神我可以(!?)呢?
依然,自由心證。(好意思

评论
热度(16)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