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那啥褲鍊梗的腦洞

又是半夜坐在機車上吹冷風想到的(。
那時候就想為什麼盜墓都被我玩到面目全非了怎麼全職都還沒被我拿來玩褲鍊梗呢,於是一到家馬上就敲我親愛的小伙伴YU醬一起腦洞←
這種事情一個人做不如找個伙伴一起做
我們兩個簡直笑成傻逼,葉神太糟糕了(你們才糟糕







「再玩十年也不會膩呢。」葉修這麼說著,拉上了褲鍊。

「榮耀,不是一個人的遊戲。」葉修這麼說著,拉上了褲鍊。

「我等你回來。」韓文清這麼說著,拉上了褲鍊。
「我回來了。」葉修這麼說著,拉下了褲鍊。

「手殘想和他來一場,問他來不來。」喻文州這麼說著,拉下了褲鍊。

「前輩來PK!」盧瀚文這麼說著,拉下了褲鍊。

「……嗯。」周澤楷這麼說著,拉下了褲鍊。

「你還是這麼瘋。」張佳樂這麼說著,拉上了褲鍊。

「以下剋上。」唐昊這麼說著,拉下了褲鍊。

「前輩喝水。」喬一帆這麼說著,拉下了褲鍊。

「微草的未來,就交給你了。」王杰希這麼說著,拉上了褲鍊。

「嘿,你技術看起來不錯。」孫哲平這麼說著,拉下了褲鍊。

「前輩,嘉世沒有倒。」邱非這麼說著,拉上了褲鍊。

「我什麼都不想說。」黃少天這麼說著,拉上了褲鍊。

「我想成為的,是核心。」于鋒這麼說著,拉上了褲鍊。

「一帆,你現在好厲害。」高英傑這麼說著,拉上了褲鍊。

「我們是對手。」張佳樂這麼說著,拉下了褲鍊。

「放心,我會回來的。」喬一帆這麼說著,拉上了褲鍊。
「帆,別走……」
「傑兒,放心,我會回來的。」

「要不要來切磋一下,帶點賭注之類的。」王杰希這麼說著,拉下了褲鍊。

「我去領教一下。」盧瀚文這麼說著,拉下了褲鍊。

「接下來就交給我吧。」葉修這麼說著,拉下了褲鍊。

「一如既往。」韓文清這麼說著,拉下了褲鍊。

「哭了沒?」葉修這麼說著,拉下了褲鍊。

「開始吧開始吧,讓我看看你的什麼新打。」黃少天這麼說著,拉下了褲鍊。

「我在你身後。」喬一帆這麼說著,拉下了褲鍊。

「有什麼困難儘管和我說。」黃少天這麼說著,拉上了褲鍊。

「借用一下,用完還你。」黃少天這麼說著,拉下了褲鍊。

「看劍!」黃少天這麼說著,拉下了褲鍊。

「是個人才啊……」黃少天這麼說著,拉上了褲鍊。

「只是從頭再來罷了。」葉修這麼說著,拉下了褲鍊。

「兄弟你好性急啊!」黃少天這麼說著,拉下了褲鍊。

「你在怕什麼?」孫哲平這麼說著,拉下了褲鍊。

「這才是你。」孫哲平這麼說著,拉上了褲鍊。

「裝斯文啊。」方銳這麼說著,拉下了褲鍊。

「嘿嘿,龍抬頭……」黃少天這麼說著,拉下了褲鍊。

「想避免撞車接著賺首殺啊?」王傑希這麼說著,拉下了褲鍊。

「你一個來還是全隊來?」葉修這麼說著,拉下了褲鍊。
「全隊。」王傑希這麼說著,拉下了褲鍊。

「很努力嘛!」葉修這麼說著,拉上了褲鍊。

「老子一個晚上幾十萬上下。」黃少天這麼說著,拉上了褲鍊。

「還有誰不服!!」葉修這麼說著,拉上了褲鍊。

「呵呵。」喻文州這麼說著,拉上了褲鍊。

「好全面的一本教科書。」肖時欽這麼說著,拉上了褲鍊。
我們有帶小事情玩!原本因為他的台詞太正經找不到適合的,小伙伴還↓
「歡迎回來。」雷霆這麼說著,拉下了褲鍊。
……不愧是隊長廚雷霆戰隊。

「興欣的那個流氓,沒有人注意到嗎? 」江波濤這麼說著,拉下了褲鍊。

「你說誰不給力?」韓文清這麼說著,拉上了褲鍊。

「呵。」周澤楷這麼說著,拉上了褲鍊。

「你想試試嗎?」王傑希這麼說著,拉下了褲鍊。

「呵呵,還是那麼吵。」葉修這麼說著,拉上了褲鍊。





有時間再繼續戰!(還來
小喬跟大眼爸爸簡直笑死我了wwwwwwww

评论(11)
热度(14)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