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盜墓筆記】你是天堂,愛是地獄 03【瓶邪】

▼小花上線
▼看起來還是個過渡篇幅
▼何時可以進入正題

比想像中還難進行,我真的盡力了已經……
還好我沒有放大話說要周更……呃、應該沒有說過吧?












  「找到人了?」
  「這個……沒有。」
  原本還在擺弄手機的男人停下手中動作,掃過身旁報告情況部下的目光冰冷的令人戰慄。
  「但是聽說有人看見他被帶走了!正在……正在尋找……」
  「聽說?正在尋找?」語氣雖平淡,卻隱約聽得出蘊藏的怒氣以及殺氣,「找不到人你們也別回來了,若找到的是屍體……用你們的命來抵如何?」
  聽起來只是單純的威嚇,仔細琢磨也不難聽出男人在講出屍體兩字時的語氣有多麼苦澀。其實他也不知道這人是要從何找起,一個大男人離家出走受了重傷之後就不見了,身上連可以聯絡的東西都沒,就算要靠追蹤也沒得追蹤。受了那麼重的傷,他真不覺得那人可以活多久,但他不願意想到這一層去。
  「是。」

  天色已經暗了,房間主人卻不把電燈打開,一個人在沙發椅上沉思。
  「就這麼不想回來嗎?我給的承諾還不夠嗎……吳邪?」
  解雨臣緊鎖著眉,在沙發上將自己蜷曲成一團,手指上夾著只吸了一口之後就隨便煙灰撒落的淡菸。



  張起靈躲在窄小的暗巷替自己的腰部做簡單包紮,方才不小心就中了一槍,所幸只是擦過而已傷口不深,回去塗個藥也就行了,想到吳邪一定又會一臉緊張地嚷著要替自己包紮,張起靈臉上浮現一個他自己都沒有察覺的淡淡笑意。最近總是這樣,動不動就會想起吳邪,那不小心中的一槍就是因為這樣分的心。很不妙,張起靈想,可他沒多在意,這大概是出於對自身能力的強大自信。
  其實張起靈不認為吳邪可以這樣與自己混在一起,太危險,所以他不同意吳邪出門,雖然他也不知道吳邪的身分是什麼,就連吳邪自己看起來都不在意。一個沒有過去,一個遺失了過去,兩個人就這樣共同生活著。

  回去之後迎接自己的不意外是吳邪緊張兮兮的表情,提著醫藥箱衝過來就把人押到床上坐好,真不知道吳邪會這樣對自己好是因為濫好人還是因為別的什麼,張起靈卻不覺得對方喜歡自己,兩個大男人談戀愛這太奇怪了,而且他不能夠有這種關係。做這工作有這種關係容易落他人手成為把柄。
  吳邪經過這陣子的折騰,包紮上藥的技術已經越發純熟,比張起靈自己包的還漂亮,發現這一點的時候吳邪還得意地對著張起靈笑。吳邪很愛笑,他有雙愛笑的眼睛,看上去彷彿無時無刻沒有好心情,每當看著他笑,張起靈覺得自己的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曾經吳邪問張起靈怎麼都面無表情,張起靈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早就忘記要怎麼將情緒表達在臉上,甚至連情緒波動都有好幾年沒出現過了,過得簡直像個殺人機器,可是他沒對吳邪說,只是訥訥的搖頭。吳邪解讀成不想回答,其實張起靈只是忘記了。
  「都不愛說話,簡直是個悶油瓶。」
  「……」
  從小到大都沒什麼說話對象的張起靈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跟吳邪說話,感覺就算在外身子矯健,到家了嘴皮子也贏不過吳邪。
  累感不愛,這是張起靈最佳的心情寫照。
  不過,雖然不善言辭,傾聽別人說話的耐心還是有的。所以一般兩人相處時都是吳邪在說,而張起靈在一旁健身、保養槍械,偶爾應個一兩聲,倒也平和。


TBC. 

评论(2)
热度(4)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