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有鬼】無罪之罪【游管】

My拜把小伙伴YU醬生日快樂!
第一次寫這個CP就獻給你了有沒有很感動^^(。
原本在想要寫什麼西批比較可以代表我們兩個之間的關係(關你妹),在高銀跟游管之間擺盪最後決定還是寫游管,但是,真的,好難寫啊!
在你們去慶生的時候我只能在遠方的彰化對你說生日快樂啦,心與你們同在Q_Q

▼AU
▼吸血鬼游樂祺×神父管彤
▼R15擦邊球
▼可能有點意識流

BGM:Evanescence - Bring Me To Life





  如果你要墮落,那麼我就陪你一起,即便終焉是地獄。
  就算雙手染血,就算不被眾人原諒,就算會被送上絞刑台,只要你還在我就什麼都願意為你。



  管彤站在教堂窗邊,一片漆黑只有窗外灑落的白色月光,望著夜空的眼神,像在等待又像在祈禱。他不是一個及格的神父,身為一個神父他尚未拋棄的私慾實在是太多了。
  一個漆黑的人影倏地出現在他身後,無聲無息,雙手環住他的腰,低頭就在頸邊近乎執著地聞著他的氣味。兩個身高相近的人就這麼在看不清周遭的教堂窗邊依偎。
  「神父,你不舉發我反而每晚偷偷跟我見面,不怕你的神會哭泣嗎?」
  「哈哈,你不也每晚跑來找我嗎?明明知道我是神父?」

  管彤知道自己是不合格的神父,從他愛上這個每晚與他見面的吸血鬼開始。

  「游樂祺,你不是肚子餓了嗎?」
  「所以我準備開動了。」
  頸邊傳來熟悉的痛覺,鮮血的鐵鏽味在空氣中猖狂四散,如同這個吸血鬼。



  除了吸血,他們還會做愛。在天父的眼皮底下。
  每當胸前的十字架貼上肌膚時那沁涼的觸感,管彤總會升起一絲不安、一絲罪惡,卻總在下一秒被席捲而來的快感沖散,他只能緊緊攀著游樂祺的背無法思考。游樂祺也不會給他太多時間分神,雖然一開始只是覺得這個神父很有趣,後來卻是無可救藥的迷戀上他的氣味,那強烈的佔有慾無法解釋只能在這種時候用猛烈的撞擊表達。
  彼此沒有說過愛,甚至連這種扭曲的關係稱不稱得上愛都不知道,只是在每晚的親密接觸裡確認對方真實的體溫以及真實的存在。
  ——雖然吸血鬼不會呼吸更沒有體溫,連鏡子都映照不出他們的形體。
  管彤只有在這種時候可以真切的感受到游樂祺的存在。

  游樂祺是真的愛他還是愛他的味道,這點管彤一點也不在意。游樂祺是一隻活了很久的吸血鬼,而管彤只是一個生命相對非常短暫的人類,與其要求對方認真不如自己在有限的時間裡燃燒全部。
  像隻火鳥。
  但管彤覺得自己更像一隻飛蛾,義無反顧地撲火然後燒的一點不剩。

  最好燃燒、最好燒的一點灰燼也沒有才好。
  反正已經無法回到天父的懷抱,不如在這段時間裡盡情地燃燒。



  白天時的游樂祺在深山的古堡裡睡覺。
  白天時的管彤在告解室裡聽人們懺悔。

  「神父,我有罪。」

  管彤很想說,其實他也有罪。



  「阿祺,你餓了嗎?」
  「餓死了。」



  管彤被發現窩藏吸血鬼,判處火刑,而游樂祺則被追殺並施以打樁。

  這天的夜一樣很漆黑,然後游樂祺帶著管彤逃走了。
  如果只有游樂祺一個人,他不在意跟那些在他眼裡能力極差的獵人打幾場架,但是他不會允許管彤受傷。只有他可以觸碰管彤的身體,那是連活了許久的他也無法解釋的佔有欲。
  「阿祺,我們要去哪?」
  卸了包袱的管彤覺得很輕鬆,他毫不猶豫的就跟著游樂祺走了,就算要下地獄,背棄神也無所謂。游樂祺抱著他在天上飛,而他也緊緊的抱著對方。
  只是在這種時候,依然穿在身上的黑色修道服以及亮晃晃的十字架則顯得特別諷刺又惹眼。
  「只有我們兩個的地方。」



  於是他們在慘白的月光下擁吻。


FIN.

祝殺人魔夫妻檔百年好合。

祝T氏Y子小姐生日快樂。

關於另一份禮物黃少跟你的蘇文我另外給你^^(幹

评论(2)
热度(14)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