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全職高手】聽見下雨的聲音【喻黃】

BGM:魏如昀-聽見下雨的聲音

▼很短的傻白甜
▼高中生小清新
▼滿滿的私設




而我聽見,下雨的聲音
想起你用唇語,說愛情


  說起來他們會認識還要感謝那場雨。

  在黃少天所處的城市,夏天總是有點悶熱、有點潮濕,時不時就會在下午突然下起那麼場大雨。這天他依然忘了帶傘,書包頂在頭上就狼狽地衝出校門,他站在馬路旁焦急地數著秒,這種時候遇到紅燈最麻煩,停下來又沒有遮蔽物只能呆呆地淋著雨。
  就是這他突然發現原本來打在自己身上的豆大雨點消失了,往旁一看就發現一個穿著與自己相同制服,好像有點眼熟卻又想不起名字的同學,正撐著傘站在一旁替他遮蔽。
  ——什麼年代居然還有這樣的好人啊。

  「同學謝謝你啊,突然下大雨我又沒有帶傘要不是你我可能回去就感冒啦哈哈哈!」
  「最近雨天天都會這麼下,你每天淋雨回家也不是辦法吧,少天?」
  「唉怎麼你認識我啊?你居然認識我啊?我就看著你眼熟卻記不起名字啊,說說名字吧我真不是故意忘的,我記性很好的鐵定是你太沒存在感啦!」
  「我是跟你同班的喻文州,好歹記一下你後方同學的名字吧。」
  喻文州被黃少天直接又坦白的態度逗笑了,有誰會不記得對方名字還這麼理直氣壯?
  「哈哈哈哈哈別這麼在意嘛你這一說我不就記得了嗎?謝謝你幫我撐傘不過我們應該不同路吧?雖然很遺憾我必須繼續淋雨不過還是謝謝你啦,明天請你吃冰吃冰吃冰!」
  「呵呵,你還是先來我家弄乾身子吧,等雨停了再走?」
  「可以嗎?真的真的真的真的?那你家有冰嗎沒冰等等讓我先去買個冰啊!」
  「有啊,但是你先把身子弄熱再吃免得感冒。」

  後來到了喻文州家的黃少天發現,他家豈止有冰,連可樂汽水都好多,喻文州家居然是個小雜貨店。原本覺得自己就這樣到人家裡好像有點不太好意思的黃少天,看喻文州似乎一點也不介意甚至借了自己的衣服給他換上,便也不客氣了。
  之後,黃少天經常沒事就跑來晃晃,兩人在喻文州樓上的房間吃零食打電動,就好像認識很久的朋友一樣。每當黃少天要回家的時候,喻文州總會在門口或窗邊微笑著揮手目送他離開。

  「文州你說這雨停不停啊不停就沒辦法回家打電動了,看你這麼瘦弱我可不敢讓你陪我一起淋雨。」
  這天難得的連喻文州都忘記帶傘,兩個人靠在學校走廊邊看著下雨的天,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明明自己也瘦的可以卻大言不慚的評論對方身板,全世界大概就黃少天這麼說話。
  兩個人靠得很近,肩膀時不時有些碰撞,平時雖然都黃少天在說話,喻文州雖然聽著也會開口應答,而這天的喻文州不僅一句話都沒說,眼神看著外頭好像在思考著什麼事情的走神。

  「我說少天……」
  「文州文州文州!」
  「嗯?」
  「雨停了咱們走吧!」

  黃少天這次依然在喻文州家裡蹭了一頓晚飯才走,臨走前黃少天盯著喻文州,好像在研究什麼一般,那樣的表情把喻文州給逗笑了。
  「終於笑了!你今天看起來心事重重的我有點擔心啊,沒事就好!有事要記得跟我說啊我可是很擔心很擔心很擔心的!」
  喻文州發怔——原來自己今天看起來很多心事嗎?
  「對了文州啊,你今天在學校是不是原本要跟我說什麼來著?我看雨停了就急著想走好像把你給打斷了,所以你是要說什麼?」
  「啊,沒什麼,我也忘了。」喻文州微笑著回應:「快回去吧,晚了。」
  「好吧,想起來要跟我說啊!走啦走啦明天見!」
  「嗯,明天見。」

  黃少天不知道,在他轉身走之後喻文州還動了嘴唇,卻是小聲地沒人聽見。









  「我喜歡你。」


FIN.

覺得喻隊是喜歡也不會說的人。
然後我其實沒看過同名電影啦雖然看片花感覺好像很不錯XD
話說我好像快變得只會寫喻黃了...

评论(2)
热度(4)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