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盜墓筆記】你是天堂,愛是地獄 02【瓶邪】

▼氣氛輕鬆的過渡章節所以比較短,大概是暴風雨前的寧靜……XD?
▼再度強調是沉重走向,但是作者自己也不知道會虐到什麼程度
▼應該下一章或下下章瞎子之類的角色就會陸續出場










  吳邪的極度沒神經令張起靈一度感到無言,雖然習慣之後也就那個樣子。
  對於自己到底是被撿來的還是綁來的,吳邪連問都沒問,雖然他已經很篤定自己是被撿到的,但明明沒有之前的記憶為什麼可以這麼輕易的相信他人?這樣的吳邪在張起靈眼裡看來天真的不可思議。
  天真無邪。
  形容那個人再適合不過的四個字。

  「氣質吧?阿坤……小哥你給我的氣質沒有非置我於死地不可的壓迫感啊。」
  某天忍不住開口問了,得到的卻是這樣的答案。張起靈不知該不該笑,從事這種工作的自己竟然被形容為沒有殺氣——還是自己其實在對方面前壓根沒有提防過?這其實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張起靈在心裡默默為自己捏把冷汗。

  這幾天非常安份的吳邪,仍然有件事讓他很感興趣——張起靈身上的麒麟紋身。
  第一天張起靈裸著上身從浴室出來時雖然就有注意到,但光消化當下狀況就已經耗去很大的心神,滿布幾乎整片胸膛的囂張紋身似乎也沒多麼重要了。
  「小哥,你這紋身比起你這張臉更有殺氣呢。」
  自告奮勇替剛進家門卻帶著傷的張起靈包紮,吳邪饒有興趣的湊近觀察,太近了,近的張起靈都能感受到他溫熱的鼻息。張起靈微皺著眉輕輕把人推開,他不喜歡太過親密的接觸,他生存的環境周遭沒有一個人是真正可以交心的,自然也封閉了與人交流的心。
  「啊、抱歉……不小心就靠太近了。」
  吳邪知道自己有點踰矩,便也乖乖拉開距離專心上藥。

  兩人的相處有著微妙的和諧,張起靈不在意吳邪的來歷,吳邪也從不過問作息不穩定又經常帶傷的張起靈,彼此都給對方留下不小的空間,然後在如此微妙的空間和平共存。通常張起靈出門的時候吳邪還睡著,有時候吳邪卻會撐到張起靈到家並親眼確定無傷之後才甘願休息,對此吳邪給張起靈的解釋是:我都在你家白吃白住了,這點小照料是應該的。
  但張起靈覺得這一切風平浪靜得太過裡所當然,反而就沒了真實感。
  吳邪曾經對張起靈說想出門買食材做飯,張起靈每天吃的那些乾糧營養不夠充足,可張起靈因為身分特殊又不想讓吳邪被發現招來危險所以沒有答應,隔天一早吳邪卻是在餐桌上看見幾把蔥蒜、一條魚,而張起靈早已出門不見蹤影。然後當天的晚餐是沒有調味的魚湯。
  「就買這蔥蒜魚的也不順道帶個鹽巴,小爺只好這麼煮了,腥是腥了點,配牛奶湊合著吃也行吧。」
  面對表情有些微妙的張起靈,吳邪一臉事不關己的模樣解釋著。
  再隔天,吳邪發現餐桌上除了柴米沒有卻有油鹽醬醋茶。
  「怎麼帶個米也不肯?」

  「我說小哥,沒米沒菜沒肉的,你是想喝鹽巴水嗎?」
  「……」跟人共同生活怎麼這麼麻煩?

  吳邪的闖入令張起靈的生活出現了那麼點波瀾,原本平靜幾乎要成為死水的生活,不知道為什麼就多了活水源頭,平靜無波頓時泛起漣漪。起初的不習慣,到現在已經習慣成自然,感覺其實很好,好到張起靈覺得就這樣下去好像也無所謂。可是他知道,他不可能藏吳邪一輩子,兩人也不是那種可以交付生死的關係。張起靈有張起靈的生活,吳邪有吳邪的過去,即便現在不說,那不知所以的過去最後也會自己找上門來。
  但是——張起靈真的這麼想過,就算只有一閃而過的瞬間——他覺得現在這麼過著也很好。


TBC. 

傻白甜真令人羨慕,但我是不會住手的←

评论(2)
热度(6)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