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盜墓筆記】你是天堂,愛是地獄 01【瓶邪】

▼殺手張起靈×身世成謎的吳邪
▼大概偏沉重的故事走向
▼篇名取自某部泰國電影










  張起靈什麼也沒有,所以他什麼都敢做,一無所有的人反而什麼都有。他活得低調,甚至低調得像陰溝裡的老鼠,只因他的工作見不得人也不得攤於陽光下。
  活在黑暗中的人不會去貪戀陽光,因為不記得陽光灑落的感覺。
  他習慣一個人工作,即便他知道許多同行為了降低工作難度以及提高生存率,多半都會找個搭檔,他卻從來沒這樣做,而他也沒有這樣的對象可以找。說是搭檔,雙方關係依然是建立在一切利益上,如此骯髒的工作,做的人估計人格也不會好到哪兒去。
  張起靈會走這條路,純粹因為他無路可走,能夠依靠的只剩這點長處。

  殺人。

  他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說不準哪天就死在了個無人知曉的角落。所以他完全沒有做好會有這麼一個人突然闖進他生命的準備。



  大城市的天空很陰暗,過多的懸浮微粒造成空氣汙染,不論什麼時間看上去都是一片灰色,死寂的灰。就算天正下著大雨也洗刷不了這樣的滯悶,而人們卻只是一味地低頭走著絲毫不去在意氣管沾附了多少灰色的微粒。張起靈在如此氣氛裡奔走著,他方才躲在頂樓朝著偷偷穿越暗巷的某位大佬開槍了,槍口裝上消音器所以除了一槍斃命的目標以及他身遭的保鑣以外無人發現,人們還是照常進行他們的忙碌。
  ——逃。
  說是逃,不如說他只是不想被發現藏身處而增加麻煩罷了。解決掉目標就不該戀棧,趕快回去他隱密的住所然後跟委託人知會才是上策,他幹這工作不是為了打架而是為了賺錢。

  張起靈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遇見他的。

  什麼情況會讓一個人倒臥在杳無人煙的小巷垃圾箱旁,任憑雨水沖刷也不見轉醒的跡象,卻用身體小小幅度的起伏告訴別人他還活著。只是虛弱的快死了。那一秒張起靈的確是想頭也不回地往前跑,卻又是鬼使神差的停了下來,明明跟他沒有關係。
  最後他估摸著不會被追趕上終究是將人扛起走著更隱密的路回家了。
  後來張起靈想起這天的事都覺著懸,對於帶了個陌生人回家卻也並不覺得後悔,他後悔的是讓對方遇見自己,這是他畢生最無法釋懷的事情。

  他熬粥、開暖氣、替那個人把濕透了的衣服脫下並擦了澡,然後意外發現兩人身版差不多於是也借了自己的衣服給他。張起靈沒有照顧過人,但人不能挨餓受凍這點他還是知道的,他發現那個撿來的傢伙正低低的發燒,所以他還把家中存放的退燒藥拿出來餵著他吃下。可他沒想到的是因為人正昏迷著是沒辦法自行吞嚥的,思索幾分鐘後他還是決定自己把苦到不行的藥粉和著水含在口中直接對著嘴就吻上去,雖然不是初吻,碰上一個和自己同高的大男人嘴唇那感覺實在不是好形容的複雜。
  張起靈用心的照顧這陌生人一晚上。

  吳邪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一個完全陌生的房間,左右看了看卻也只是個格局普通但光線有些不足的一般套房,身上穿著意外很合身的別人的衣服,身下躺著的是別人的床。他頭有點痛,轉頭看見床頭小桌上擺著幾片藥片和一杯冒著蒸氣的開水,也猜出自己大概是發燒然後被人照顧了一回,但他沒有一點在這之前的印象。除了自己的名字以外。
  張起靈去洗了個澡,當他下半身只圍一條浴巾走出浴室手還拿著毛巾替自己擦拭頭髮的時候,看見的是已經醒了的吳邪茫然坐在床沿看著他的畫面。他什麼都沒說,只是默默走到床邊拿起藥片以及那杯水到吳邪面前,示意他吃下。看著吳邪一點防備和懷疑都沒有的乖乖照做,張起靈挺意外,以他的生存經驗人太無防備是很容易死的,比如說他現在就可以為了規避麻煩而將感冒藥片換成毒藥之類的,反正毀屍滅跡他很在行,前提是他有的話。

  「呃……」
  「你是誰?」
  張起靈搶在前頭開口,如果是仇家好方便下手。
  「呃、吳邪。」
  「是誰?」
  吳邪這才意識到對方要問的是他的身分而非姓名。
  「我……記不得了。」
  這是實話,他什麼記憶都沒有,就像遊戲角色砍掉重來一樣的空白,只剩下一個ID其他什麼都沒有。醒來就發現自己在一個陌生的空間,撿到自己的人還用無比戒備的表情面對他,而且看到房間角落的一些槍械就可以知道這人絕非善類,即便對方周身散發出來的氣息比起路邊流氓什麼的還要不刺人多了。
  果然話一說出口張起靈的表情又添了一層懷疑,隨便就撿到一個失憶的人什麼的這也太不科學了。
  「我是真不記得了,小哥。」因為不知道對方姓名只好隨便找個代稱,「雖然不知道你是做什麼工作但我應該不會是你的仇家……吧?」
  見對方不回話,吳邪也只好繼續說下去:「不過就這麼白白讓你照顧也不好意思,你就提一個我力所能及要求吧,打掃房間什麼的?然後我就離開這裡,絕對不會透漏半點口風。」
  第一次見到有人會對著完全不認識的人打交道,張起靈覺得有些頭痛,而且他已經完全被認定是一個危險份子了,雖然是個事實。
  「……去哪?」
  「唉?」
  「你離開這,要去哪?」
  一個什麼都不記得的人當然也不會知道自己能去的地方是哪裡,張起靈終究是把人給留了下來。

  「小哥,起碼告訴我你叫什麼吧?就算是假名也沒關係的,我只想有個名字好稱呼你。」
  「……阿坤。」


TBC.

阿坤大概是哥的殺手代稱之類的...XD
不知道會發展成多長的篇幅,順其自然!希望不會坑了!(有臉說

评论(4)
热度(13)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