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刀劍亂舞】穴を掘っている【鶴一期】

weebly


鶴丸国永×一期一振

現代paro


BGM﹔amazarashi - 穴を掘っている







  巷口的垃圾箱傳來動物死去的腐敗惡臭,一期一振忍不住皺起眉頭,攥緊了手中裝滿打工處帶回來的超商即期品加快腳步,總覺得稍微走慢一秒都會沾染上陰溝般底層的氣味。厚重黑雲覆蓋了本應高掛的月光,卻連途中路燈都閃閃爍爍,走在如此像是要吞噬所有光源的歸途,令人感到前所未有的渺茫以焦慮。
  一期一振張嘴大口換氣,腳步也不知何時從快步成了奔跑,一望無際的黑暗就像在身後追趕的各種現實——生活開銷、大學學費、弟弟們的生活費、柴米油鹽醬醋茶。
  他用最快速度上了破舊公寓的樓梯,掏出口袋中鑰匙開門,吞下差點就要脫口而出的「救命。」
  破爛又狹小房間的微弱鹵素燈光稍微安撫了一期一振內心焦慮。

  「——啊,歡迎回來。」
  「我回來了……」
  鶴丸國永坐在窗邊抽著菸,煙霧讓他那張蒼白的臉看起來更加沒有血色,劣質菸嗆鼻的氣味讓一期一振連打好幾個噴嚏。
  「啊哈哈,抱歉抱歉……這是這個月最後一根了呢。」鶴丸國永笑著在手背上捻熄菸頭,語氣有些惋惜。
  「反正這個月只剩十幾天了。」一期一振將袋子放在桌上,順手收起一旁似乎沾著血的生鏽刀片。

  「手。」
  「啊?」
  鶴丸國永有些狀況外的看著突然向他伸出的手。一期一振嘆氣,從袋子裡拿出一罐藥水以及幾捆繃帶,直接抓起鶴丸國永垂在身側的左手。
  「你的手,不是還沒包紮嗎?」
  那隻手的手腕以及手臂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傷疤,新的舊的交錯在一起。有些地方稍微一用力血液便迫不及待地湧出,紅得令人膽戰心驚。
  「反正你也不會包紮吧,但要是房間被你的血弄髒了我會很困擾的。」一期一振一邊包紮嘴裡一邊叨念著。
  「抱歉、抱——歉。」鶴丸國永看起來一點也不在意的勾起嘴角,「那麼,你怎麼了?」
  「什麼?」
  「雖然你裝作沒事但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啊,剛剛進門的時候很慌張吧,怎麼啦?」
  「……不……」一期一振草草包紮完站起身抓起袋子就要走向流理台,「吃飯吧。」
  「弟弟們的生活費?」鶴丸依然坐在那看著他,「房租?水電?」
  ——閉嘴。
  一期一振面無表情地轉向鶴丸國永:「鶴丸學長,那個,會痛嗎?」
  刀鋒接觸肌膚的瞬間究竟是冰冷還是熾熱,皮肉及血管被劃開之後會是什麼感覺。
  「嗯,很痛喔。」瞇起眼,鶴丸國永露出大大的笑,「你想死嗎?」
  一旦劃破動脈是會死的喔。
  血液會一點一點帶走這副身軀裡無所謂的東西,最後就會只剩下什麼都沒有的空殼。但既然本來就已經是什麼都沒有的人生,也沒有什麼好被帶走了,畢竟活著也只是個空殼而已。
  「不。」一期一振淺淺的笑了,「我只是好奇罷了。」

  「……畢竟我是哥哥啊。」
  要負責任地當完哥哥的角色才行。


TBC.

评论
热度(12)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