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And I know

我一直以為,我愛上的,是十七歲的他。
現在我知道,我愛上的,是十七歲的我自己。


那天也是大雨傾盆,跟今天一樣。

一般遇到這樣惡劣的天氣,他是堅決不會出門,可今天又有些不同,好像如果不是今天回來的話,這一切都顯得毫無意義。撐著小小的摺疊傘,彷彿隨時都會被大雨摧殘到傘骨歪曲,他就這樣站在十年來都沒有怎麼變過的校門前猶豫,前進的腳步變得有些遲疑。

不是害怕面對過去,而是認為一旦踏了進去就是打碎十年前還很懵懂的希望與無知。

想起被放在包裡的喜帖,即便腳步有些遲疑,還是就這樣踏了進去。

雖是在大雨中顯得有些朦朧,不大的校園終歸是與記憶中的模樣沒有出入,只是物是人非,眼前的景象沒有回憶裡的人,那些是怎麼也不會再出現的青春。記憶中常常被摘下吸取花蜜的朱槿,被大雨打落了幾朵還是掩不住的豔紅,看著卻覺得沒有當年的美,回憶總是會被美化。

撐著傘到處走了一遭,褲管早已被大雨打濕,找到當初那個小角落之後倒是不走了,就這麼站著。

「早安,又躲在這翹課嗎?」

不知道是對著空氣還是對著回憶裡的他,習慣性的招呼擅自說出口。

「你要結婚了,新娘漂亮嗎?」

回應自己的是從方才就沒停過的雨聲。

「我不會去,所以我回來這裡祝福你,但是你不會知道我來過。」

挖了個坑,把喜帖從包裡拿出來之後埋了進去。

「如果時間回到那一天我還是會接受你的告白,但是我還是會再次跟你分開。」

——祝你幸福。

愛情很窄,世界很大,我們都應該長大。

评论(6)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