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進擊的巨人】If you forgot me【艾兵】

靈感來源是copetさん的たとえあなたがわからなくても【未来エレリ】

看了一下他的補充說明,設定大概是艾連因為巨人體質的等等原因所以老化的很慢,然後兵長已經老了,而且有認知症(老人癡呆、阿茲海默),對艾連記憶最鮮明的是初識~最初的十年這樣。
昨天晚上看的時候在電腦前崩潰,所以決定借用這個設定寫一篇文出來,就這樣擅自寫了總覺得有點不安,而且因為很喜歡的關係所以對話是全數保留下來幾乎沒有修改。雖然可能不會像原本的短漫那樣讓人流淚,但是希望能盡量把那種感覺用文字描寫出來。
其實自己在寫到一半的時候又哭了,但是對於大家看到這篇文的時候會不會哭實在是沒有把握啊……






———————————

    When we were young ...

  窗邊輪椅上那人安靜的坐著,從你所站的位置可以看見他佝僂的背影,那樣渺小,已不如當年的意氣風發。然,漫長歲月消磨去的卻不只這些。

  「啊,今天也全部吃完了呢。」
  走向那小小身影,看著他身旁吃的一乾二淨,同以往不留半點飯粒的餐具,你發自內心的稱讚。你收拾著碗筷,而他安靜地擦拭著用完餐的嘴角,他還是跟以前一樣,身邊總是一塵不染。
  你負責打理這棟房子的所有起居,而現在你正在廚房洗碗,年少時的你其實並不擅長這些瑣碎家務,但慢慢成長之後就會發現身邊能夠這樣替自己打理的人不是一個個離去,就是已經辦不到了。
  「你……是誰?」
  好像早就預料他會這麼問似的,你只是頭也不回地邊擦拭碗盤邊回答:「是艾連唷。」
  「啊?」
  「エーレーン。」
  你走近他,湊在他耳邊一個音節、一個音節清楚的說給他聽。不厭其煩地。
  其實這樣的對話每天都在上演,但你卻從沒有過抱怨,甚至打從心底覺得這樣便很好。
  「艾、連。」
  「是的。」繞到輪椅後方,你準備解開輪子的剎車,「要去散步了嗎?」

  「我的部下也有一個叫做艾連的人。」
  自顧自的,他就這麼陷入了回憶裡,而你蹲在他的腳邊耐心的聽著,他就像個經常說著陳年往事的普通老人。
  「剛認識的時候那傢伙只是個小鬼、新兵,是個可以變成巨人的誇張的混蛋。」他停頓,彷彿又再度陷入回憶,「但是卻無法把目光移開啊……」
  你耐心的聽著,他經常說一些你已經聽到可以流暢的背出來的事情,偶爾卻還是會突然說一些他從來沒有說過的。不論何者,你總是耐心的傾聽。
  「我很喜歡他那雙眼睛……啊、等等。」他突然就伸手靠上你的臉,「我發現你跟他的很像啊……既明亮又睜的老大的,漂亮的眼睛。」
  「我跟他很像嗎?」
  「不知道艾連現在在哪裡啊?」
  說著說著他又回到了原本端正的坐姿,一雙眼睛望著遠方好像在找尋著什麼一般。
  「就在這裡喔。」

  「吶,能再問問有關艾連的事情嗎?您喜歡他嗎?」
  「艾連……」
  「嗯。」
  「我喜歡艾連。」他表情變得很柔和,「現在也一直都是。」
  「……我也很喜歡您……里維先生。」
  眼淚好像就快掉出來了,你努力的不想被看見哭泣的樣子。
  「晚飯,還沒好嗎?」
  「是,現在正在做了。」
  「這樣啊……」

  「艾連。」
  你才起身沒走幾步遠便聽見他叫住你的聲音,實際上是在叫你還是他回憶裡的那個『艾連』你並不曉得。
  「一直都很抱歉啊……謝謝你。」
  「里維先生……」
  你走回他的身邊,伏在他的膝頭像個孩子不停哭著、喊著他的名字。而他什麼都沒說,只是用他那雙滿是皺紋的手,溫柔的來回撫摸你的頭,像是在對待自己的孩子那樣。

  「你是誰?」
  抬起頭看著他一如既往沒有表情的臉,你哭得更加用力,滿臉的淚水都要看不清他的臉。
  「是艾連唷,里維兵長……」

  窗外秋日赤紅的斜陽照進,你看見他對你微笑,你從沒說過其實你最喜歡他微笑時的臉。
  你蹲在他的膝前哭著,這一刻你們彷彿回到彼此最輝煌的年代。

  ——我眼中的你永遠是如此美麗燦爛。

    When we were young, I always want you call my name.

评论
热度(5)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