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盜墓筆記】寂寞在唱歌【花邪】

Le ceour qui brise, a cause qu'il y a veul seul
Le ciel obscure, la solitude qui nous rends trop de poline
C'est incroyable que je peut vivre comme ca


BGM:http://fc.5sing.com/1108751.html###



  你聽寂寞在唱歌,輕輕的、狠狠的。
  歌聲是這麼殘忍,讓人忍不住淚流成河。



  長沙的烈日高掛,解雨臣方下火車便難以忍受的戴上墨鏡,在北京生活久了,久違的長沙高溫令他不太適應,硬是將黑色T恤的七分袖又往上折了幾層。
  這趟回來不為別的,就只是看看罷了。

  寂寞是一壺煮沸的茶,孤單的吶喊著被人遺忘,然後煮乾了、沉寂了,依然不被人想起。

  解家老宅的朱紅油漆有些斑駁,牆角下長著的不知名野花在微風中搖曳,同門前的老樹枝葉一起,似在迎接前人的來到。隻身一人踏上這塊久違了的土地,早已不像過去那般熱鬧。樹下沒有長輩下棋的影子,地上殘留的方格彷彿仍在等待誰來跳格子,格子的間距如今對他而言不過是兩步就能走過的距離。
  ——如果二十年的等待也是兩步就能跨越的藩籬……
  二十年的孤單寂寞,不過是睜眼便煙消雲散的南柯一夢。
  被丟棄在那泛黃暗角的孩子哭著、喊著,無人了解、沒人聽見。

  庭院深處的戲台子是大人們為了自己建的,好讓他回家時也能有個地方發揮,他卻從來沒有機會用到。如今,這個戲台早已老舊的軋軋作響,踩上去都有滿溢的年代感。
  扯一嗓子,捻一指,微傾半身。
  有個孩子曾經天真的對他說道,將來有天要娶他做妻子,回娘家的時候就要聽他在這戲台上唱戲。他也天真的信了,傻傻的想著到了那時候要唱什麼給他的夫君聽好,是霸王別姬呢、還是貴妃醉酒好?現在想想當然是兩個都不好了,不論是虞姬還是楊貴妃最後都與自己的夫君死別,若要白頭偕老選這兩人都不是很好。

  但他連那人的虞姬或楊貴妃都當不成,何來愛別離?



  你聽寂寞在唱歌,溫柔的、瘋狂的。
  悲傷越來越深刻,怎樣才能夠讓它停呢…… 

评论
热度(2)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