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盜墓筆記】我好想你【花邪】

我好想你,好想你,就深藏在心。

第三天失眠。
解雨臣叼著早已燒得只剩屁股的煙,看窗外朝陽冉冉升起漸明的天空長吁一口氣,打開關機整夜的折疊機,不意外被霍秀秀的未讀及未接通知轟炸,他輕嘆口氣只是再度闔上一封都未開。

安眠藥是他每晚依賴的物品,可這三天卻被他鎖進抽屜最深處。
用二十年來堆累的思念凌遲自己,寂寞與悲傷、獨自一人的苦澀與絕望,每晚瘋狂的衝擊全身上下,每處細胞,愛得痴狂,他疼得只能在床上抱住自己依賴尼古丁。
他很痛,那是他願意的。
他想哭,早已乾涸的眼卻流不出淚。

三天前霍家老太太捎來的訊息硬生生撬開他塵封許久的回憶,將他狠狠灼傷。

——我還惦著腳思念,我還任記憶盤旋。我還閉著眼流淚,我還裝作無所謂。我好想你,好想你,卻欺騙自己。

「還真不記得我啦?吳邪哥哥。」

评论
热度(4)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