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進擊的巨人】Liebe ist gesetzlos 03【艾兵】

其餘內容大概會在新刊完售之後全數公布在網路上
工商會在這幾天發佈,由於時間緊湊所以只有印調不會有預定
9/28的進擊的巨人only場強行突破攤位是C16的「團長,兵長說他長痔瘡!」
還請各位多多指教哦> <!

還有,我終於快關窗了!太開心了!(幹
















  「優先保護艾連!」
  「你不相信我們的實力嗎?」
  「就這樣一路前進到總部!」

  「我相信我們班一定能取得勝利,祝好運!」

  ——我不可能知道答案,一直以來都是如此,結果不是所有人都能預見。





  當艾連恢復意識時,人已經身在調查兵團撤退的隊伍,對於自身與女巨人對戰中途開始發生了什麼事,他完全沒有記憶。睜開眼看見的便是身旁同樣負傷的前輩以及米卡莎擔憂的臉,無法理解的狀況使他方醒轉便劈頭就問米卡莎女巨人與作戰的事,得到的答案卻是作戰失敗還有米卡莎略顯為難的表情。

  「調查兵團回來了!」
  「人數好像比今天早上少很多啊?」
  「大概又白白浪費我們的納稅錢了。」

  一句接著一句的冷嘲熱諷,那是在牆內過著安逸生活,只需坐享其成的人口中說出的。
  原本還想起身反駁,可沒想到最先映入眼簾的不是那些大人們醜惡的嘴臉,而是那一臉崇拜與期待的孩子們的臉。那是撥開烏雲之後可以看見的陽光,那樣的陽光之於現在調查兵團的所有人卻是太過刺眼。艾連想起當年的自己,幼時的自己。
  他突然理解為何當年回城的調查兵團表情如此陰鬱。

  「好帥喔!這就是調查兵團啊!就算傷痕累累還是堅持戰鬥!」
  『英雄凱旋歸來了!我們快去看,米卡莎!』
  ——即使是孩子,總有一天仍然必須被迫接受,現實與理想之間那無法彌補的差距。

  「里維兵長!我是佩托拉的父親!」
  『請問我兒子還平安嗎?』
  「那個……我女兒還年輕,我不希望她太早嫁出去……」
  『我兒子在生前還是有為人類奉獻的對吧?』

  一幕幕,過去與現實,記憶的交錯。

  「艾爾文團長!請你回答!」
  「這次遠征的收穫有辦法彌補犧牲嗎?」
  「你覺得自己對得起那些死去的士兵嗎?」

  用力的,將手臂壓住嘴角;努力的,將欲奪眶的淚水鎖在眼角。
  現實永遠都不會順著萬千人類的理想,想的越美好就越容易被殘酷的打破,小時候覺得那些人是英雄,長大後當自己處在這樣的環境才會理解全人類的希望是多麼大的包袱。背後的自由之翼並不會帶著自己翱翔。
  繼五年前的那一天,艾連再次允許自己脆弱。





  里維有想過這難搞的小鬼心情會很低落,但沒想竟會如此低落。
  「怎麼,還在消沉?」
  他靠在牆邊看著在床上靜養的艾連,每當艾連巨人之力使用過度就必須靜養一小段時間,按照漢吉的說法,這似乎與力量使用熟練度有關。
  「……亞妮到底是為什麼?」
  終於開口了卻是一句廢話。里維不耐的皺眉,忍住想翻白眼的衝動,小鬼就是小鬼。
  「鬼才知道。」煩,「如果你那麼喜歡她,那你去地下室跟她告白如何?搞不好她就願意從那該死的水晶出來了呢。」但可能會被你的青梅竹馬給滅了。
  「……哈哈,兵長今天的話很多呢。」
  「我本來就很會說話。」
  「兵長……」
  「嗯?」
  「對不起,如果不是我做了錯誤的選擇就不會這樣了,大家都不會死,兵長也不會受傷。」
  「沒關係,我說過吧,我們不會知道選擇過後的結果會是如何。」
  ——我也說過的,你做的選擇沒有錯,想幹就幹。

  在調查兵團的所有人都早已做好隨時為人類奉獻出生命的覺悟,哪怕只有一點點,只要讓人類能夠早一點重獲自由就好,可以用自己的雙目去看看以往只能在史冊裡看見的火焰之水、冰之大地、砂之雪原。就算這次失敗了,後繼者還是可以踏著自己的屍體繼續前進,只要能讓人類走出這道牆,哪怕只有一絲的希望也願意去嘗試。
  這就是調查兵團,背負了全人類自由之翼的調查兵團。
  里維不是不在意,他現在仍然將里維班的那些人逝去時的樣子記的一清二楚,他不是不在意。只是今天若不是他們,也會有其他人喪命,搞不好下一次的壁外調查就是輪到自己,沒有人知道。他只能在每一次的攻擊,用更多的巨人屍骸替那些早逝的隊友送葬。





  「兵長,我現在其實很難過。」
  「嗯。」
  「心很痛。」
  「嗯。」
  「可以哭嗎?」
  「嗯。」
  「兵長,請您答應我一個請求。」
  「嗯。」
  「說點什麼安慰我好嗎?」

  「我就在這裡,艾連。」
  ——我就在這裡,和你一起,你不是一個人。所以在你還流得出眼淚的時候哭吧,哭吧,然後作個好夢。

评论
热度(1)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