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盜墓筆記】春雨【瓶邪】

●雖然從頭到尾名字都沒出現但是是瓶邪
●現代架空
●莫名其妙的很言情
●請噴我(。
●角色OOC角色OOC角色OOC,很重要所以說三遍
















春雷陣陣,大雨傾盆,我跟他是在這樣的季節相遇的。
鬧了水災的學校走廊,溼了透的布鞋彷彿擰三次都不乾,他就在如此狂嵐中出現,霸道地出場似是強硬的要大家記住他。
而我記住了。
且此生終不得忘。

俗爛且了無新意,要是在電視中看見是會馬上轉台的,驟雨中姍姍來遲的轉學生,不出三日便使女學生們為之瘋狂,毫無任何徵兆。
以不令人意外的姿態成為男學生們的眾矢之的,只因太受女孩子們歡迎,我並不隨眾人起舞,卻遲遲沒有時機同他搭話。
但所謂時機總是降臨得令人措手不及,如同驟然降臨的春雨,稍不注意那花朵便會伴隨豆大雨點和進春泥。

那日第一節便外堂,將課本忘在教室的我於老師點完名後匆匆回到教室。
他就站在那裡,不冷不熱,像空氣卻又不同於空氣那樣,巨大的存在感。
那方才被記了曠課的轉學生。

「你不知道該去哪上課嗎?」
「嗯。」
「你有課本吧?」 
「嗯。」
「那我們一起過去吧。」 
「嗯。」

我講了三句話,他總計只回了我三個單音,但這樣的搭話已是我的極限。
一路上彼此再沒有一方開口,沉默使人焦慮得緊。
打破沉默的是他的手指,在我耳邊髮稍不輕不重的抹了把,見我敏感轉頭,他也只說聲「樹葉。」估計是大雨中飛落而沾附在我髮稍。
可我連聲謝謝都沒有說。
他與我同高,只消一轉頭便能望進他漆黑如墨的瞳眸,深得什麼也瞧不見,卻窒得我無法呼吸,話也說不出口,時光流逝有如一世那麼漫長,只聽見那從未消停的雨聲。

我和他之間的關係,不像夏季的颱風那般悶熱濕黏,好似一碰就分不開。倒像那反覆無常,來去也無常的春雨,時而雷鳴,時而柔軟如春泥,卻沒有那滯悶的留戀。只有偶爾偶爾如春風的溫情撫過心底,同被打進春泥的殘花揮之不去。
共撐的傘、偶爾天晴的腳踏車後座、天台上那一方無人的小天地,整個春天我連呼吸都有他的味道。

「會不會春天過後你就走了?」
「不會。」
——我會長成你的新枝綠葉。 


FIN.

彷彿在看哪個年代的言情小說(爆笑
原本想寫成長篇BE(幹)……後來想想還是算了←
把重點放在春雨就好雖然寫的很矯情自己看了都想吐(幹那寫屁

评论(2)
热度(8)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