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短打

說真的,坂田銀時覺得這絕對是個惡夢。

高杉晉助在他身下完全的張開身體任他予取予求,絲毫沒有當年他們還很年輕那時的青澀稚嫩,兩人沒日沒夜的做愛,張開眼睛就渴求對方的身體,交合的地方沒有分開便沉入黑暗。甚至連自己現在到底是不是醒著都不清楚。

好像這漫長的黑暗結束之後他們就會真的永別。

誰也說不出自身內心的恐懼,只是緊緊攀住對方的身體,像落難般抓緊浮木、溺水般以嘴強取對方的氧氣。可憐又可悲的野獸以最原始的本能求生。

高杉晉助一輩子都不可能像這樣躺在他身下,就如同坂田銀時一輩子都不可能像這樣擁抱他。

這是一場惡夢,在曼珠沙華凋零前都不會醒的惡夢。


评论
热度(3)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