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Free!】櫻花盛開的季節【真遙】

●其實是真→遙
●高三到畢業時間軸捏造
●有遙江
●但本人是渚江黨←

靈感來源兼BGM→






  一起上學、座位相鄰,曾幾何時這已成為理所當然。只消一個歪頭、一個皺眉、一個嘆息,就能夠清楚知曉對方的想法,不知從何時起這些也都成了理所當然的事。認識了太久,彼此之間多了太多太多同天天都要呼吸一般,理所當然到不小心就會被忽略的事。比如說,那個不小心被忽略的心情。
  太過習慣,轉身就能看見彼此。還有習慣用眼神追隨對方,好讓自己能在第一時間得知他的需求。

  橘真琴是在高中畢業的前一個月才發現自己對七瀨遙這麼多年的感情叫做喜歡。

  「早安,遙,就算快畢業了還是不能泡到遲到啊。」真琴笑著,同往常那般伸出手將遙拉出窄小的浴缸,「不要到畢業典禮還跟開學日一樣泡到缺席了。」
  「大學會有游泳池嗎?」
  「大學這麼大,體育館一定會有的喔。」
  「……你的大學也有嗎?」
  「絕對有喔。」

  其實他們並沒有考上同一間大學,並肩上學這麼多年從來沒有想過分開會怎麼樣,但是直到櫻花盛開的季節就必須被迫分開了。向來穩重的真琴,第一次如此不安,比看到當年因為松岡凜的事情而動搖心情的遙還不安,他們兩人之後就不再會是伸手就能輕鬆觸及的距離。
  原本真琴只是以為自己對遙的心情單純是從小相處建立起的默契,直到那天葉月渚看破了他的不安,一語點破這就是喜歡。
  「我說小真琴你喜歡小遙對吧?」
  ——啊,是喜歡嗎?原來這就是喜歡嗎?
  不知不覺眼神就自動追隨著對方,隨時都想知道對方的消息,擔心對方的安危,一但有需要絕對是第一個伸出援手的人。想成為對方的依靠、精神支柱,如果對方難過自己也不好受。
  原來這樣的感情就是喜歡。
  橘真琴直到高中快要畢業了才曉得,可是早就已經來不及。

  「遙學長,我喜歡你!」
  兄妹倆人都是那樣刺眼美麗的紅髮,沒有跟哥哥同校的松岡江在真琴他們三年級開學的那一天跟遙告白了。應該是想趁遙還沒離開這所學校之前告白吧,江明顯的緊張,卻仍然睜著那雙大眼,有力的說出喜歡兩個字。
  遙答應了。
  於是江比過去一年還要更頻繁的出現在他們四周,以遙的女友以及水泳部經理的身分。
  真琴十分祝福他們,且江會告白也是因為他跟渚以及怜的鼓勵,他真的非常希望他們兩人可以幸福,所以他完全的忽略其實自己的心很痛這件事。比起自己,他總是把遙擺第一,所以想到的從不會是自己而是遙。
  當他發現自己對遙的感情是喜歡時,他的心痛到連微笑都沒有辦法。

  真琴跟遙並肩走在上學時必經的小路,能這樣走的日子已經只剩二十幾天,即便心裡的感覺複雜的難以言喻,真琴仍是努力的開著話題,因為遙從來就不擅言詞,為了不讓他們兩人的回憶只剩空白所以真琴總是努力的和他說著話,就算他的回應通常只有幾個字也是一樣。
  「你跟小江相處得還好嗎?」
  「嗯……就是那樣吧。」
  雖然回應含糊,可是看著遙的表情,真琴知道他們相處得很順利。
  互相喜歡,真是太好了。

  ——能夠互相喜歡真的太好了,令人羨慕。

  「遙,如果你們結婚了我包大的給你們喔,哈哈哈!」
  「……別說傻話了。」










  就算不能在一起,到櫻花盛開的那個時候我還是會繼續喜歡你。

评论
热度(1)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