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練習

那年夏天蟬聲噪人,我手裡是那僅存半邊翅膀的蟬屍,而抬起頭卻見他那溫柔似水的眼神,令我喉頭乾澀不自覺多吞了幾口口水。
今年夏天我再度回到這個地方,蟬聲仍舊嘈雜,抬起頭只見無際藍天,空虛的就像最後一次見到時他那彷彿無機質玻璃的眼。
我彎下腰,拾起一隻蟬屍,但四周蟬聲未消停。 

评论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