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盜墓筆記】CWT39 無料配布《情歌》【瓶邪】



封面: @三途 


原本應該場次結束之後就要PO的,結果我一直忘記就這麼拖拖拖拖了好幾個月O_<(你妹
這次依然感謝青木太太強力支援的封面!愛你麼麼噠>3<♥

BGM是陳珊妮的情歌,推薦配合食用:D







【我想你依然在我房間,再多疼我一遍就走】

  即便是江南水都,盛夏仍舊悶熱濕黏,電風扇喀噠喀噠轉了整夜,吳邪一點也不覺得皮膚與沙發間的潮濕有被驅散,反倒如老舊公寓外的藤蔓般要佔據全身。他赤裸著起身,看見不知何時便佇在一旁同樣赤裸的張起靈。
  吳邪張了張口沒吐出半句話,不曉得是因為喉嚨太過乾澀,還是他們終於也無話可說。張起靈雙眸漆黑如墨,深深回望而吳邪竟有一瞬間心慌,那半張的唇倒成了急於汲取空氣的金魚。
——然後金魚跳出了魚缸。

【我想是情歌唱得太慎重,害你捨不得我】

  忘情地接吻、擁抱,浸淫有你的狂熱。

  吳邪趴俯在張起靈胸膛,汗濕的軀體貼在一塊兒,赤裸且黏膩,似乎要將彼此合為一體,同步思維與呼吸,徜徉在以對方為名的大海。
  指尖描摹細緻而張狂的黑色麒麟,既甜蜜又有點麻癢,感受著生命起伏吳邪小心且虔誠地吻上張起靈左胸,抬起視線望進對方那雙濃墨般的平靜無波,喉頭毫無徵兆如火燒,那樣乾澀就像渴望鮮血的吸血鬼。追求著什麼,又緊抓著什麼。
  他們用力且瘋狂地追逐彼此的唇,舌尖仔細勾勒,交換唾液比擬為交換靈魂,由身體深處的嘆息是至高無上的讚歌。

【沒有纏綿悱惻的場面,沒有對白的你愛我】

  手臂上的血已經乾了,忘了買新的菸,床頭菸灰缸裡較長的菸頭撿起來再點燃便這麼罷了。酒也已經喝完了,放到涼了酸了的咖啡這麼湊合著也就行了。

  吳邪做了很長很長的一個夢,夢裡全是張起靈,只有張起靈。

  他們散步、吃飯;他們相對無言;他們做愛。瘋狂地做愛。原本就已經不多言語,到了夢裡似乎連開口也變得不必,或許說,開口都顯得多餘。
  將自己用棉被緊緊包裹,以一種要將氧氣全部消耗殆盡的堅決,卻不知張大了嘴是否在矛盾的求取新鮮空氣。不知何時掉落在床鋪上的菸頭燻黑潔白床單,燒穿了洞,就像在嘲笑他空落落的心如此這般。吳邪成了一個空殼般的人,厚重的黑眼圈細數著他的孤寂。
  手臂上大大小小粗細不一的,那些數不清的傷痕,看著看著,他又拾起一旁的刀片使力劃下一刀,剛好見血又傷不到動脈的距離。

  偶爾吳邪會哭,大哭,撕心裂肺的哭著。但漸漸地,他也搞不懂自己究竟在難過些什麼、氣些什麼、恨著什麼——愛著什麼。
  就像那些傷口一般,他的心也一併麻木了。

【如果燈光再昏暗都無用,你眼淚為誰流】

  吳邪終究是放下了手中的筆,景物依舊人事已非,再多的緬懷也無法單靠筆桿記錄下去。照片牆上缺失的那一塊他覺得一輩子都會空在那裡。
  最近他越活越淡漠,有人說他變了,他說沒有。他沒有變,他跟他都一樣。手腕上的痕跡已不想再遮掩,再多的悲傷到最後都會沉澱,只有思念變成了習慣。每晚少了個人說晚安。

  有時午夜夢迴,吳邪會以為張起靈還睡在他身邊,聽他規律的呼吸以及強而有力的心臟律動,還有那有些燙人的體溫。張起靈會溫柔的親親他的眉眼、他的嘴,像在安撫小動物的舉止,吳邪卻不排斥。
  那是屬於他們的,少有的寧靜與安詳。
  當睜開眼發現身邊是空蕩的清晨微涼空氣,他卻也已經習慣。

  習慣是可怕的慢性中毒,會習慣陪伴,也會習慣孤獨。
  然後久而久之閉上眼就想起對方這件事也會成為習慣。

  擁抱悲傷,好似溫水煮青蛙。

【我想是天份不夠難掌握,唱不好的你愛我】



FIN.

评论
热度(6)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