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小說寫手進化問卷

.以下題目所說的「節錄」字數請控制在三百字上下,不過沒有下限(可以是簡單的句子),上限約三百字左右,沒有太硬性規定請作者照斷句自行斟酌。
.節錄請附上文章標題,同人的話請加上作品及配對。
.以下題目所設定的時間間隔是為了讓比較不容易看出變化的文字作品有所差異,請作者們自行斟酌節錄作品的時間差(如果該時期沒有作品的話)。
.節錄時也歡迎加上原文連結讓讀者回味!
.如果遇到題目真的沒寫過的話就請跳過去XD
.原出處: 轉載使用隨意,報備不必,不要把這行刪掉就好XD


1.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分。

【艾兵/理想鄉】

開頭:
  山川大海、飛鳥走獸。曾幾何時,這些在人類的歷史上,已然成為遠古時代的傳說,只能在珍貴的史冊以及智者的口中勾勒那樣貌。而今,人類忘了追求自由,安於城牆內的這一頭,享受著薄如蟬翼的安樂假象。
  終有一日,那透明的蟬翼會被撕毀,人類則被迫想起那塵封於心底的恐懼。

結尾:
  深深吸了一口清晨的新鮮空氣,睜開眼看見的是美麗的蔚藍色大海,以及海平面那一頭緩緩上升的魚肚白。
  這一刻也會被記入史冊吧?經過漫長的歲月,人類終於又能夠看見這樣美麗的曙光,曾經犧牲的那些同胞們是否也會在他們看不見的地方,一起為這瞬間感動落淚?

  比起當年那個男孩,他現在已經是個又抽高不少的男人。嘴角掛著笑,他想起當年跟那位最強的男人做過的對話。而現在,離實現已經很近、很近了。
  「艾連分隊長!太好了,是海呢!」
  「對啊,真是太好了,人類是絕對會戰勝的。」

  ——里維,你說我現在是否已經有可以在你身邊一同奔馳的權利?


  那個夢境中的理想鄉。

最喜歡:
  「兵長你在說什麼啊?」艾連睜著那雙琥珀色的大眼,低頭看著里維,「你永遠都是被人需要的!就算其他人不需要,至少還有我需要你。
  現在的我還只能追著兵長的背影,但是總有一天我一定會追上去、追到你的身邊一起奔馳!」
  里維微愣,霎時間不知道該對這突如其來的類似告白的語句作何回覆。
  「有你的地方就是我的理想鄉,這輩子我的心臟都是屬於兵長的。」我早已對這世界、對你發誓,要為你獻出我的心臟。

2.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分。

【瓶邪/VOICE】

開頭:
  自從他離開之後,吳邪每天都做一件事,除了用文字寫下所有際遇之外。
  吳邪每天睡前都用錄音機錄下一段話,有時只是一句「晚安」、有時心情好話多了點就會分享這天發生的事,每一次結束之前他都用一句「我愛你」或「我想你」當作結尾。他希望,等到去接那個人的時候,他可以把這些紀錄、這些思念,送給他。他害怕被忘記,他不想再體會一次那種感覺,如此煎熬。
  他只是想把張起靈參與不到的這十年的自己,告訴他。

結尾:
  --我曾經試著想像如果我忘記你、忘記所有一切會如何。我發現,忘記一切我會很輕鬆,可唯獨忘了你…我不敢想像。我不敢想像忘了整個世界會是多麼可怕。
  張起靈你就是我的世界,請你一定,要記得回家。

最喜歡:
  吳邪天天握著錄音機入睡,就像張起靈還在身邊一樣,否則他睡不安穩,不斷做著惡夢。夢到青銅門後沒有張起靈、夢到張起靈不再想起他、夢到張起靈用望著陌生人的冷漠眼神望著他……所有所有,都只有張起靈,彷彿他的世界只為張起靈而旋轉,又或者說,他的世界就是張起靈。

3.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分。

【黑花/無題】

開頭:
  他永遠都忘不了,當時的四目相接。

結尾:
  當時,他默默下定決心,要讓台上的那人從此只為自己唱戲。多麼霸道的決定。

最喜歡:
  『我的魂大概就在那幾秒之內被勾走了吧?』
  之後,他總是笑著這麼說。

4.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分。

【崇誠/Queen?】

開頭:
  國王總是孤高的,縱使身邊很多跟隨自己的部下,卻沒有一個人是值得交心的夥伴。
  而且…就像某個人說的,國王不都是沒穿衣服的嗎?

結尾:
  「喂,崇仔。你上次講認真的喔?」我絕對會被國王的女粉絲追殺。
  「比起小丑,我覺得皇后更適合阿誠啊。」我的阿誠喔。
  「咦--!?」

  還有誰會比阿誠更有資格待在我身邊呢?
  池袋的國王開心的笑了。

最喜歡:
  排隊想當皇后的女人,可能繞一圈池袋也繞不完。
  但,有誰知道國王早就保留好皇后的位置了呢?

  追隨在國王身邊的人無數,能住進國王心裡的卻只有一個。
  你問是誰?

  噢,大概只有那位被國王默默保留起來的人不知道吧。

5.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花邪/人生若只如初見】

  藍天無際,蟬鳴啁啾。
  正值大暑的長沙,炎熱的好似要人融化,走在路上都要同水蒸氣在空氣中蒸發。大部分的人們在這日正當中時,幾乎都是躲在屋內簷廊下避暑,極少數人會選在這時間外出。畢竟,與其給大太陽荼毒身心靈,不如在自家宅院內喝茶閒嗑牙,涼爽又愜意,修身又養性。



【黃青/相隔兩地的電話】

  大笨鐘敲了九下,下意識的抬起頭,雖然是在霧都,但還是可以看見高掛在天空的月亮。

6.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英法/ENDORPHINES】

  「吶、法蘭,你應該不介意幫我的小兄弟吹一下吧?」
  惡劣的笑著,語尾帶了點刻意的性感,如此低級下流的發言在此時此刻都像是英國貴族口中說出的語句,有些氣惱卻拒絕不了,法蘭西斯抬起頭瞪了亞瑟一眼,看在亞瑟眼裡只像是變相的勾引及撒嬌。
  亞瑟靠在牆上,任由跪在他身前的男人服務他的小兄弟,不時吐露出享受的嘆息。而貢獻出嘴巴的法蘭西斯,則顯得有些艱難的張嘴將眼前的東西全部含進嘴裡,偶爾露出的聲音帶了點情色,讓亞瑟的下腹更加灼熱。



【瓶邪/渡進嘴裡的一口煙】

  張起靈狠狠的朝著吳邪的嘴啃了上去,熾熱的舌頭從對方的齒列到舌瓣一一挑逗著,長著粗繭的手指則在吳邪乳頭上用力的擦過,惹的吳邪一陣顫慄在兩人交疊的唇瓣間露出一點喘息。熟知吳邪身上所有敏感點的張起靈,用那特長的兩根手指從吳邪後頸一路輕輕慢慢的往下摸到尾椎,接著張起靈出其不意的揉了吳邪的臀瓣一把。

7.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or歡樂的文章。

【詐騙集團:我喜歡你】

  可是我喜歡你這句話只有你才聽得見耶,系草的告白唷。

  夏日炎炎,室內的溫度也更上了一層樓,期待開學那一天的到來。
  看著你的眼睛跟你說那句話。

8.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or悲傷的文章。

【瓶邪/VOICE】

  「小哥,我今天又夢到你了。當年你說我是你在世上唯一的聯繫,可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你的存在對我來說就是這世界仍舊運轉的證明?

9.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

沒有寫過XDDDDDDDDD

10.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皂的劇情/對話。

【禁果】

  無人的教室深處,兩頭飢渴的野獸毫無節制的索求。
  夕陽的玫瑰色染在兩人的身上,看起來也別有一番情色。
  
  玫瑰色的空間、玫瑰色的你。

11. 追溯黑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我要去上吊了別找我……

评论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