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盜墓筆記】人生若只如初見【花邪】

先說,這原本是要開長篇的。
但是寫完這篇之後我的文風就完全變了讓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補完它才好……(。
只好放上來給大家笑笑,這篇文有八成以上機率是坑了嚶嚶。
不過當初寫的時候只是序而已所以當短篇看也是沒差的哈哈哈~(尼馬

如果可以我也是希望能寫完的啊QAQ!!!!!!!!!!
累感不愛,又,最近在努力突破稿子瓶頸所以拿篇舊文充當更新←



  藍天無際,蟬鳴啁啾。
  正值大暑的長沙,炎熱的好似要人融化,走在路上都要同水蒸氣在空氣中蒸發。大部分的人們在這日正當中時,幾乎都是躲在屋內簷廊下避暑,極少數人會選在這時間外出。畢竟,與其給大太陽荼毒身心靈,不如在自家宅院內喝茶閒嗑牙,涼爽又愜意,修身又養性。
  現在,理應相當寧靜的小小巷道卻傳出參差不齊的孩童腳步聲。

  「啊!」
  隨著驚呼劃破空氣,腳步聲乍停,恢復了短暫的寧靜卻在下一刻被另一個孩子的說話聲再度打破。
  「小花?怎麼啦?」
  稚嫩的孩童嗓音,聽來不過九、十來歲,似是在關心方才發出突兀叫喊的同伴。
  「小花的…冰棒掉地上了……」
  比剛剛的孩子更尖細稚嫩,辨不出男女的嗓音,滿溢著委屈,彷彿下一秒就會成了個水娃兒。
  「那、那……那我的冰棒給小花吧!口味是一樣的!」語畢,又想起了什麼般,「呃、雖然被我碰過了幾口……」
  「謝謝吳邪哥哥~」
  委屈的小臉兒霎時笑靨如花,惹得被道謝的小男孩兒心口直跳,原本被太陽曬紅的小臉蛋變的更紅,就差沒滴出血來。
  天氣真好、真好啊~
  「唉不公平~」比前面兩位都更為稚嫩的娃兒被撇在一旁不是滋味兒,「小邪哥哥就對小花好~」
  「哪、哪兒的話!秀秀別亂說!」
  「姑娘家就去邊兒玩娃娃,老跟著我們跑像咋樣?」
  「小花不也是女孩兒?小花就不玩娃娃,成天跟著小邪哥哥跑……」
  「小娃兒也會鬥嘴啦?」

  沒有煩惱、什麼都不用思考,只要可以跟玩伴們這樣永遠玩在一起,便是孩子們心中嚮往最棒最美好的事情。
  捉迷藏、跳格子、打賭輸的去鬧隔壁瘸腿老爺爺家的看門犬,累了就去街上買糖買冰吃,比賽跑看誰先到家,好不歡騰。曾經以為這會是人生的全部,小孩子哪懂人生真正的意義?只要能跟自己喜歡的玩伴、心儀的對象一起這樣跑下去便是人生樂事。
  宅子前的院子、院子旁的大樹、大樹旁的小巷道、小巷道外的熱鬧街道,以及幾個一起笑鬧的孩子,這就是被擺在心中最深處泛黃的那塊回憶。平時何須記起?偶爾午夜夢迴時想起那甜蜜酸澀當如是。



  「小花,我……」
  ——偶爾午夜夢迴時想起的那酸澀甜蜜便是。

评论
热度(4)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