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全職高手】Les Métamorphoses du Vampire【喻葉喻】

▼ZONE11全職only無料配布
▼喻葉喻無差
▼吸血鬼獵人喻文州&吸血鬼葉修
▼喻‧闇影獵人‧文州&葉‧皮膚不會發光‧修
▼蘇蘇蘇蘇蘇







 古老城市的黑夜,漆黑如墨,在空中渲染暈開成看不清的濃黑。今天月亮被遮住了,清冷的光在雲層後什麼都看不見。空氣中參雜著些微腐敗潮濕,四處彷彿聽得見少女的祈禱、孩子的號哭,卻因那樣無處不在而被認為是夢魘。
  在這樣的夜晚,城裡沒有人願意出門,古老傳說中十惡不赦的大罪人又出現了,這樣心驚膽戰的謠言順理成章變成父母嚇唬孩子早點上床的理由。

  ——他總是渾身漆黑,突然出現在面前,將對方全身血液吸至乾涸。傳說看過他的人沒有一個活著。
  ——那麼為什麼還會有人知道這個故事呢?

  黑色長靴踏在石板鋪成的道路上發出清脆聲響,在黑暗籠罩的巷道形成幽遠跫音。男人緩步於看似無盡的黑夜,姿態優雅仿若一隻黑貓,他勾起嘴唇擺出一個笑,充滿自信卻溫和。他停下腳步,像是在等著什麼般,順邊伸手撫平衣襬。
  「你不出來嗎?」無人回應,「都一路跟了這麼久。」
  四周只有滯悶的霧氣與發霉的沉寂,沒有人順著他的話接下去,於是他試著做出邀請。
  「或許我們可以友好的喝上一杯茶。」
  ——呵呵。
  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似來自於無形,可以確定的是,對方答應了邀請。男人愉快的笑了,就在那來不及眨眼的一秒,他拔出腰間的槍,迅速轉身朝後方某個看不清的角落開了兩槍。
  「哎唷,不是說要友好的喝茶?現在的小朋友都這麼急啊?」
  這次聲音十分明確的從後方傳來,而且相當的近,男人立刻就把槍丟下,舉起雙手轉頭擺出一個恰到好處的微笑。
  「不愧是葉修,久仰。」

  ■

  「我是一名吸血鬼獵人。」
  喻文州是這麼介紹自己的。

  葉修看著喻文州身上那套教會的束腰黑色大衣、貼身長褲、長靴,還有雕花的獵槍以及十字弓,不禁感嘆世代交替,什麼時候連吸血鬼獵人都需要這麼騷包,他第一次遇見的吸血鬼獵人可穿得跟山裡的獵人一樣粗俗。反觀他幾千幾百年不變的吸血鬼公式襯衫長褲加披風,身為前伯爵竟然在時髦度上輸給歷史上實力一直沒贏過自己的吸血鬼獵人。
  「教會這幾百年都在幹什麼?培養好苗子走伸展台?」葉修慵懶的佔據喻文州房裡唯一一張單人床,「還是你們教會就這麼缺人需要幾張臉出去招搖撞騙?」
  活了不知幾個世紀的吸血鬼一臉不敢置信。
  「呵呵,那倒不是我負責的。」喻文州笑道。
  「嘖嘖……看看你們教會多麼迂腐。」

  兩個截然不同的存在就這樣,一人在窗邊、一人在床上,讓對話結束後的沉默無限放大,就像那彷彿永遠不會結束的漫漫長夜。
  而城裡迴盪的祝禱與哀戚依舊蔓延,經過每戶人家、每扇窗。黑暗選擇在這樣的城降臨,終日烏雲密布、不分晝夜,父母時刻都在擔心下一個消失在某個角落的會是自己孩子,只能門窗緊閉,出現在大街上的只剩下無家可歸的貓狗與骯髒得看不清面貌的孤兒。
  身為一切肇因的葉修則無所謂的賴在要殺死自己的獵人房中。
  「我現在賞金多少了?」
  在無盡的千百年中,只要有吸血鬼獵人找到他,他就會用這樣的問題來讓自己有時間流逝的概念。他實在活了太久。
  「嗯……忘了,我到這裡的時候好像又更新了。」
  喻文州回答得不鹹不淡,臉上依舊是溫文爾雅的笑容,卸下裝備的話根本不像是個獵人。葉修聞言不禁笑了出來,他終究是寂寞太久。

  ■

  「我說文州啊……你打算像這樣到什麼時候?」
  葉修笑著抹去嘴角血跡,挑眉看向喻文州。雖然喻文州追著他到了這個城,但遲遲不出手。葉修也就隨興的過著他原本該有的日子,肚子餓了出門狩獵,無聊了就回到喻文州的房間。到後來,葉修甚至半挑釁的直接在喻文州面前下手,然而對方只是帶笑看著這一切。
  說真的,葉修覺得無趣極了,但又有趣的緊。
  他看不透喻文州,不知道這人類究竟想做什麼。
  「你不也是嗎?」喻文州蹲下替那具可憐的屍體禱告,「這麼大一個獵物在你面前,你卻不吃?」
  「最肥美的要放到最後啊,呵呵。」

  潮濕骯髒的雨水沖刷著漆黑的城,淡去了血腥氣味,帶來發霉的滯悶,跟著翻騰了內心最深處那股骯髒汙泥,以及隨之而來的慾望。
  究竟人為何會有情慾,好像耽溺於這樣的快樂就可以得到救贖,到頭來才會發現根本沒有得到什麼。只是當下在對方身上的予取予求,亦或是享受對方的體溫,體液與氣息的交換,讓人有比交換誓言還要切實的水乳交融之感。僅限一晚的錯覺。
  相較於人類,吸血鬼的身體簡直冰冷的可怕,心不會跳動,卻依然有、甚至比人類還要強烈的情感、慾望。曾經身為人類的他們,或許只是選擇了更忠於自身的道路,跟魔鬼的交易。

  如果說之前完全不懂為什麼吸血鬼這般危險的存在,卻有許多少女仍趨之若鶩,那麼喻文州現在是完全懂了。
  在黑暗中君臨了千百年,獨自一人在最寂寥的地方為王,即便曾有戀人也會在眨眼中老去。或許就是這樣的經歷,時間與過大的力量在他們身上形成一種獨特的、妖異的魅力與芬芳,任誰見了都會被那份危險吸引而忍不住向前。
  大概喻文州自己也是。
  漫天烏雲難得透出一點慘淡的月光,由窗口灑落在蒼白的肌膚。
  真美啊——喻文州忍不住想。

  ■

  天空還是一樣的烏雲密布,空氣也依然是汙穢而窒悶,任憑大雨沖刷也無法洗去。喻文州躺在四周都是泥濘的地上,氣息尚存卻已無法動彈。他十分清楚自身與葉修的實力差距,獵槍的子彈早已用罄,十字弓也損毀了,失血過多甚至可以聞到屬於自己的那份鐵鏽味。
  葉修走進喻文州的視線範圍,由上而下俯視著他,嘴角笑容透出餘裕。從喻文州的角度可以清楚看見他的尖牙。

  「要和我做個交易嗎?」

  et vidi angelum descendentem de caelo habentem clavem abyssi et catenam magnam in manu sua
  et adprehendit draconem serpentem antiquum qui est diabolus et Satanas et ligavit eum per annos mille
  et misit eum in abyssum et clusit et signavit super illum ut non seducat amplius gentes donec consummentur mille anni post haec oportet illum solvi modico tempore (Revelation 2:1-3)


FIN.

肉又被我給刪了,之後再補上。
最後那段拉丁文引用自聖經啟示錄2:1-3,有興趣的可以去找
內文完全可以感受到我趕稿時的神智不清-.-zzz

评论(2)
热度(19)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