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全職高手】陌生人給的酒別隨便喝【喻葉喻|周黃】

▼這是一個大家都是GAY的故事
▼這是一個見色忘友的故事
▼這是一個在夜店發生的故事
▼這是一個標題與內文不符的故事
▼這是一個隨便寫的段子
▼靈感來源可能是昨晚的酒保太帥了,或是Dancer太辣了(。

BGM:









HIP-HOP電子舞曲震天價響不停的轟炸耳膜,不斷變換顏色及角度的刺眼霓虹與LED燈則替所有人製造著彷彿置身迷幻的錯覺,舞池裡男男女女各個都迷茫又忘情地流連於每一個不同的濃情蜜意的幻影。
喻文州其實並不喜歡來這樣的場合,只因為黃少天說什麼都得帶上他才勉為其難答應——就當看顧防止黃少天玩太瘋做出過於出格的行為吧。
就在不知道拒絕了第幾個主動貼過來搭訕的異性,甚至同性之後,喻文州手中那杯藍色夏威夷總算見了底,看了眼舞池裡如魚得水的黃少天確認沒有狀況才走回吧台打算換酒。

「要什麼?」
即便是如此吵雜說話都要在對方耳邊吼的環境,那酒保的聲音依然非常清澈地傳入耳中,莫名地有磁性使喻文州不小心恍神了幾秒。
「……藍色夏威夷。」
「都喝一樣的啊?」
喻文州懷疑的抬頭看向酒保,PUB來來去去的客人這麼多,尤其是吧台,怎麼可能會有酒保記住自己前一杯換的是什麼酒。
「Tequila sunrise怎麼樣?」
雖然是問句,但手早已片刻不停的著手調製,鮮紅的紅石榴糖漿與金黃的柳橙汁在玻璃杯中呈現漂亮的漸層,酒保漂亮的手讓單純的shaking也顯得性感無比,不一會兒就遞上一杯色澤美麗的Tequila sunrise到喻文州面前。
「這算什麼?攬客?還是……搭訕?」
喻文州接過那杯看起來毫無殺傷力的烈酒,臉上又掛回平日那副溫文爾雅的笑容。
「呵呵,我叫葉修。」
這句是酒保探過身貼在他耳邊說的。

「幾點下班?」



黃少天藉著酒精作用在舞池裡盡情卻仍注意著分寸的玩耍,期間不少穿著火辣的女孩靠近與之貼身熱舞,黃少天也以禮貌和不掃興的原則就這樣跳了好幾輪。周圍都是逃不掉的肌膚相親以及隨之而來的廉價古龍水味,畢竟男人的比例還是比女孩子多。

終於擠出人群透氣的黃少天順了一瓶海尼根,四處張望卻看不見喻文州的身影。
「奇怪文州跑哪去了?他不是向來不喜歡這種地方的嗎?去哪個角落把妹了?不、不對文州不擅長應付姑娘……難不成是被哪裡來的不知名傢伙拐走了!?總不會是跑進去跳舞吧他根本不會跳啊!」
黃少天陷入了一個人混亂的小宇宙。
就在黃少天決定放棄轉身的那一刻他看到了今晚的目標——剛剛決定的。一個左看右看都無死角的帥哥正獨自在角落喝悶酒。
說是一個人也不太對,他周圍總是不斷有男男女女靠近想搭訕,卻被不發一語的打槍,一批接著一批。是個箇中高手,黃少天想。

「靚仔,一個人嗎?」
黃少天發揮機會主義著的本氣走向前去,反正這邊基佬也很多不差他一個,如果他不來就會有別人來搭訕,這麼靚的天菜怎麼能眼睜睜讓人帶走?
噢、對,他黃少天就是個gay。
果不其然那帥哥一句話都不說,只是呆看著他似乎在等他說下一句話,標準的不會聊天。大家口中的高冷。
「怎麼一個人在這喝酒啊?沒伴嗎?沒伴在這邊隨便找個啊!你那張臉肯定走不出三步前方就水洩不通,到時候要怎麼挑都隨便你,幹啥這麼高貴冷豔來玩還喝悶酒?」
黃少天徹底發揮了他自說自話的話嘮本領,反正這貨他今晚大概是跟定了,如此百年難得一見的天菜要人品夠好才能遇到。

「吵。」
「吵?我嗎?你嫌我吵嗎?哥這叫健談啊你懂不懂懂不懂懂不懂!」
帥哥歪著頭似乎在思考,過了幾秒才又開口:「……音樂。」
「什麼嘛是嫌音樂吵啊早說嘛哈哈哈!你這人挺逗的,嫌吵居然還來這種地方,是被朋友拖過來的嗎?哪個朋友這麼沒良心抓你來還自己跑去玩呢!?」
黃少天似乎忘了自己也是口中說的沒良心朋友。

「算了算了,我們就當個朋友吧,你叫什麼名字呢我叫黃少天!」
「嗯……周澤楷。」


TBC.

葉修+喻文州=蘇×2
黃少一人字數勝利。

體會到了上下兩段畫風不同的銷魂感……

如果靈感大神還給力就會有後續……吧←

评论
热度(27)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