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吳邪將自己用棉被緊緊包裹,以一種要將氧氣全部消耗殆盡的堅決,卻不知張大了嘴是否在矛盾的求取新鮮空氣。
不知何時掉落在床鋪上的菸頭燻黑潔白床單,燒穿了洞,就像在嘲笑他空落落的心如此這般。




做個紀錄,嗯。

评论(2)
热度(1)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