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宗凜大法好
*生理期男子
*萌點很詭異
*只是個段子










凜臉色痛苦地卷縮在大床一角,下唇被尖銳的犬齒咬得發白。他很痛,痛得不得了,一個月造訪一次的生理期快將他折磨死了。
宗介每次就算生理期也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真令人火大。想到這,凜連指關節都被攢緊到泛白。

――吱嗄。
「喂,凜。」宗介在床邊坐下使得陷了一塊,手中還拿著一杯水與幾片藥片:「吃藥。」
「……你餵我…」
凜的聲音悶在棉被裡顯得無力,這傢伙只有在虛弱的時候才會像這樣撒嬌。
「我要怎麼餵你啊……」
宗介無奈,但那坨棉被始終沒有要移動的意思。
「凜。」
「餵我啦……」

以為還會僵持很久,只聽宗介嘆了口氣,接著凜的棉被被用力的掀開,還來不及反應雙唇已被另一雙唇撬開,有點溫熱的開水與藥片混合唾液被渡進了嘴裡。
「唔咕……」
凜看著上方一臉頭痛的宗介,撇了撇嘴:「我還要喝水。」
「自己起來喝。」
棉被又被用力的蓋了回去。
「小氣……」

评论(25)
热度(31)
  1. 荒腔走板薛丁格的貓 转载了此文字
    生理系男子好萌不能更萌;;;;;;;撒嬌的凛凛怒轉一發!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