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小段子

「我無法同你一起生活,
           沒有你我活不下去。」







再次見面的時候四方差點認不出詩,那張幾乎沒有表情的臉難得出現了疑惑,原本就笑著的詩頓時笑得更開心了。
不同於以往整整剃掉半邊而且染黑的頭髮,還有比以往更加誇張的刺青,沒有被衣物遮掩的皮膚幾乎都被刺青覆蓋。張狂又前衛的造型,乍看之下會讓人覺得是個惹不起的兇神——事實上也的確是惹不起。
「詩……?」
「呀吼,烏鴉君。」
詩偏著頭,笑容很乾淨,一點也沒有當年在4區腥風血雨的影子。
「不要那樣叫我。」四方皺起眉,「你怎麼會在這?」
「來見老朋友啊~」詩朝四方的位置又靠近了一點,「蓮示君。」
「你居然在咖啡廳做服務生,嚇了我一跳。」
詩無視了四方輕皺的眉頭,整個人看起來都很愉快,一向拿他沒轍的四方也只能默默地在心底嘆氣。他伸手將詩隨意掛在手臂兩側的外套拉攏,末了還仔細地將拉鍊拉上。
「聽說你現在在14區。」
「對啊,開了一間面具屋,跟當初說的一樣。」詩伸手替四方整理領口,語氣略帶懷念。「蓮示君都知道卻都沒來看過我呢,系璃都說你忘記我們了。」
「我沒有……」
「我知道蓮示君沒有,我也沒有。」
「嗯……」

許久未見的交談,伴隨著無關緊要瑣事而來的是更為令人躁動的相對無言。
彼此都對對方太過了解,以至於再度見面時什麼話都說不出口,背負在身上的那些都太過沉重。

「下次過來找我吧,蓮示君?」
輕柔的擁抱,侵襲鼻尖的不再是刺鼻的血腥而是較為陌生的安定氣息。
「……嗯。」四方伸手撫過對方頸項上的拉丁文,心不在焉的應著。

「會去的。」


FIN.

评论(9)
热度(26)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