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盜墓筆記】CWT37無料配布《昨天晚上我夢見你》【瓶邪】



封面: @三途 
BGM:雷光夏-昨天晚上我夢見你





  他做了個夢,醒來全忘了。











  在床上伸展四肢,卻因冷冽的空氣而罵了今日第一句粗口。
  吳邪眨了眨乾澀的雙眼,他經常睡不好,總在醒來之後忘了原因。他每天做夢,從來都不記得內容,只依稀能回憶起那在水中浮沉的感覺,就像在母親子宮——當然,只是比喻,他不可能記得在母親子宮內的感覺,誰都不會記得。
  今天他也慣例的去數了數牆上的月曆,離被紅筆圈起來的日子還有幾天。其實不用數他也記得,只是求個安心,怕哪天自己就會忘記這樣點菸數著日子是為了什麼。
  ——昨天在手臂劃下的傷口只剩麻癢,他習慣了。
  抽菸已經不是能驅趕寂寞的儀式,只是強制的習慣性。吳邪強迫自己接受、習慣許多事,但總有些無法習慣。

  雖然習慣了陪伴的他也不知不覺習慣了寂寞。

  寂寞似乎失去了原本的模樣,幾乎要成為他的代名詞,歲月麻痺了寂寞,只剩那兩字帶來的寂寥。
  時間不只是把殺豬刀,它還是張磨砂紙。坑疤被磨了個光滑,只是不小心磨得久了有點薄,再用力一點就會破,就像蟬翼一樣。
  於是他隨便穿了件大衣,帶上包就出門,想感染外頭熱鬧的年節氛圍。



  冬天冷得讓人無時無刻不想在手中捧著一杯熱咖啡,而他也這麼做了,還差點把那本看了三分之一的精裝書忘在咖啡館。雖然那是一本裝模作樣的,年輕人看的文藝小說,道著一點也不重要的思念與哀愁。看得他有點想笑,卻發現鼻子有點酸。
  他覺得自己已經不再年輕,只是用著一副看似青春的皮囊,拖著年老的滄桑。
即便以他三十出頭的年紀並不算老。
  街邊上盡是慶祝著新年的人們,爆竹聲響徹,但是歡樂的氣息似乎無法沾染到他身上,。他帶著揮灑不去的憂鬱氛圍走在難得熱鬧的清晨街道,不合群卻又極自然地融入人群。這是都市的生態。

  慣性的點起一根菸,點點煙灰灑落在帆布鞋尖。
  試著燃燒內心那份無法宣洩的沉悶與憂鬱。

  ——拿起單眼對準各個角落,卻發現從方窗望出去的風景都少了你。

  吳邪記錄起每天的人物與風景、花草與街景,把對方看不見的天空也一併記錄下來,喟嘆且嘲笑著自己。至少這讓他看起來比較沒那麼脆弱,大概。
  每天錄一句話好像也不錯,吳邪想——可那太娘們兒了。

  他絕不讓自己說出那句話。



  「我好想你。」



  相片牆上又被釘上了幾張新的相片,沒有一張是要拿去交稿的,也沒有一張能看見那個人的影子。唯一一張有模糊背影的照片是多年前拍的,被好好的鎖進抽屜。
  思念成癡,還會成癮。
  吳邪讓自己過得很頹廢,他不甚在意,他在體會這種感覺。

  ——他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
  瘋了的是這個世界。

  青銅門後的終極究竟是什麼,吳邪早就沒那麼想知道了。
  或許他只是在逃避而已。



  身體輕輕搖晃,彷若隨著海水浮浮沉沉,那是舒適的,近似於母親子宮的搖籃,讓你閉上眼、讓你靜靜地睡,別醒來。
  像金魚在水中張開嘴汲取氧氣,悠然自得,前方有光,而不自覺地向光源游去,像是很久以前在書中看到過的趨光性。

  你聽到他在你耳邊說:「睡吧,別醒來。」



  「回家吧。」他說。
  「回家吧。」你說。











    吳邪流亡在名為張起靈的無邊際大海。


FIN.

來場感謝!瓶邪無料配布已全數發送完畢><
網路發布版本看不到實體的某些特殊排版少了點氣氛有點可惜XD

评论(9)
热度(18)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