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全職高手】unravel ghoul【喻黃】

■七夕賀
■東京喰種paro
■雖然標題好像很深奧其實只是沒重點的放閃段子
■OOC預警

BGM:凛として時雨-unravel







  漆黑的雨融合在這片同樣漆黑的地區,被雨水沾染的肌膚似乎也被腐蝕成黑色壞死的組織,睜開眼就會覺得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憑空臆想。全部都只是夢境罷了。
  拿下面罩深吸一口這裡的空氣,讓肺部充滿腐爛的氣息,整個人從裡到外都成了腐敗的黑。

  喻文州覺得自己早已潰爛得不成人形,與那些早晚會成為食糧的人類相比,他們真是乾淨得令人羨慕。

  明明走到哪他們的喰場都是腐敗的氣息,喰種們也是,這樣的腐敗彷若天生,即便如此喻文州還是替自己置辦了防毒面罩般的面具,好像這樣就能隱藏些什麼。
  欺騙自己呼吸的是新鮮空氣。
  人類如此令人羨慕,將他們吞蝕殆盡是否自己也會變得比較乾淨。

  ——喻文州今天思考的仍是如此不重要的瑣事。

  「覺得羨慕還真是難免呢。」防毒面罩下的薄唇輕輕勾起一個看不見的笑,「你說是吧,少天?」
  「隊長你在說什麼?是羨慕葉不修他們的區平和到發慌呢、還是平和到發慌呢、還是平和到發慌?」帶著狐面的黃少天正將他的尾赫從地上看不清面容的屍塊中拔起,「話說最近出來亂的同類還真多難怪白鴿出現的頻率增加了這樣很麻煩的啊我們每天這樣出來幹架也沒辦法真正解決事情我說隊長不如把他們都吃了吧不然好浪費啊。」
  「嗯……小心點別太超過了。」
  「反正吃不吃那群白鴿都會來找麻煩不如全吃了……隊長吃嗎?」
  黃少天舉起一顆表情還很驚恐的頭顱看向喻文州,還未摘下的白色狐面染上了不少血跡,看上去頗有怪談的妖異。喻文州伸手抹去那血跡,末了將手指放在嘴邊將之舔舐乾淨。
  「我就不用了,少天吃吧。」
  「嘿嘿,那本少就不客氣啦!」

  ■

  唾液與唾液交織,將兩人份的腐敗一同嚥下。
  就連交合時都顯得比平時黏膩,覺得就此放縱下去會成為與這城市相符的腐臭黑泥。
  「如果跟少天一起,變得比現在更腐敗好像也沒什麼關係呢。」
  「喻文州你難得說話這麼肉麻啊要跟本少求婚了嗎?我可是等很久了啊看你耽誤了我多少青春你只好往後也繼續用身體償還了我很仁慈的快謝我吧嘿嘿嘿!」
  「呵呵。」
  取代言語的是落在額頭上如同誓約般的親吻。

  ■

  「我說文州……」黃少天只有在很認真的時候才不會喊他隊長,「如果我們今天就交代在這邊了,上次說好你要補償我的青春年華只好等下次了,下次別再耽誤我那麼久了不然就換我耽誤你本少可是很記仇的啊!」
  「呵呵,下次嗎?」面罩早已不知落在何方的喻文州,半張臉沾滿了分不清敵我的血跡,但他仍露出爽朗的微笑,「我們喰種也有下輩子的概念嗎?」
  「大概吧,沒有的話我們地獄裡見。」
  「那樣也不賴。」

  喻文州張開了羽赫,那副模樣在四周黑雨密布的襯托下顯得無比壓迫,羽赫張開的樣子就像由地獄裡綻放的罌粟,由裡到外的毒。

  「   。」

评论
热度(11)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