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全職] 尖牙與十字架 [葉喬]

這麼可口的喬一帆必須轉

荒腔走板:

※首先圈一個  @薛丁格的貓   ,本來就先想到葉喬的版本所以先PO了,喬葉的版本下次補給你 <3
※吸血鬼葉修x小神父喬一帆
※本來只打算寫吸血段子的...不知不覺就變成這樣啦!!

--------


 


  「小夥子,別以為妳身上有十字架哥就動不了你啊!」喬一帆警戒地看著從陰影裡慢慢走出的男人,灰白的煙霧縈繞在男人四周,微微遮住他略顯蒼白的面容,只剩下菸頭一明一滅的火星在黑暗中閃動。


 


  男人捏著菸的手伸了出來,手指修長而骨節分明。他摸上喬一帆胸前掛著的純銀十字架,碰觸到的瞬間,男人的手發出一陣燒灼的滋滋聲,焦味迎面而來,他稍稍用力,喬一帆的十字架便被扯了下來,扔到一旁的草叢裡。


 


  經過銀器汙染過後的傷口復原速度極為緩慢,但男人絲毫不在意,手指夾菸吸了一口又放下,彷彿掌心的烙痕並不存在。反倒是喬一帆此時大腦一片空白,他從沒有見過對銀器毫無懼意的吸血鬼,或許他記得自己的口袋裡還有瓶聖水,不過對眼前的這位來說,能不能作用都還是個未知數。


 


  「你是……葉修?」不知為何,他的腦子裡突然浮現出這麼一個名字。在人類與血族對抗的漫長歲月裡,有一個人物統領了血族千餘年,創造了人類史上最黑暗的一段時期,同時也是血族勢力最昌盛的時代。


 


  他的名字,就叫做葉修。


 


  「唷!你知道我是誰啊。」


  「教堂裡的古籍裡有寫到……。」


  「那還真是榮幸!要不要哥給你簽個名?」


  「……」


 


  要是教堂地下墓穴裡埋葬的先賢先烈知道了神聖的史冊上留下了血族頭子的簽名,肯定會從棺材裡爬起來宰了自己,喬一帆嚥了一口口水,有些心虛地想。


 


  葉修沒給他留下太多思考的時間,一個閃身就晃到了喬一帆背後,頗有技巧地一抓住他的衣服一抖,盛裝聖水的瓶子從口袋裡掉了出來,砸到碎石子上應聲破裂,原本喬一帆還期待著能發揮一點作用的救命符,就這麼滲進腳下的泥土裡,一滴都不剩。喬一帆連忙掙扎,但人類的身體素質怎能跟血族拿來相比?他一下就被葉修制住,腦袋硬是被掰到一邊,修士袍的領子下,長年不接觸太陽的白皙頸項就這麼露了出來。葉修的眼睛瞇成了一條線,其中閃爍著興奮的光芒,在棺材裡沉睡了將近一年,難得出來覓食,就碰到這麼一個好貨色,他不禁在心裡暗忖著人品果然還是很重要的。


 


  先是舔了舔等會要下嘴的地方,葉修除了鮮血以外品嘗不出任何味道的味蕾就準確地感受到了皮膚和肌肉下跳動著的血管,年輕的、具有生命力的血液在裏頭流竄。兩顆抽長的尖牙刺進喬一帆的脖子裡,帶著腥味的鮮甜立刻湧出,順著喉管灌進葉修的胃。而被他制住的喬一帆除了剛剛咬下去的那瞬間忍不住嗚咽了一聲,後來就沒再發出什麼多餘的聲響。如果葉修此時能看到喬一帆的臉,就會看見他明明已經疼到流出了眼淚,卻還是忍著不叫出聲來。


 


  直到過多的血液從身體裡被抽出,喬一帆終究抵抗不了侵襲而來的暈眩而瞳孔擴張,最後在葉修有力的懷抱中軟倒。


 


  葉修徐徐抽出尖牙,意猶未盡地舔了舔自嘴角溢出來的鮮紅,他將懷裡的人放下,喬一帆的胸膛仍然微弱地起伏著,葉修並沒有殺了他,只是大量失血讓他一時半刻醒不過來。葉修撫摸著喬一帆泛著白的嘴唇,摸過他殘存些許淚水的眼角,摸過他因疼痛而汗濕的額,最後好看的手指覆上自己一手造成的那兩個血窟窿。


 


  暗紅色的眼瞳裡閃過一絲突如其來的猶豫,他想帶喬一帆走。


 


  或許是出於對喬一帆血液的著迷,或許不是。但葉修很清楚在腐敗的教會體系裡,很多像喬一帆一樣年輕的神父總是得不到機會,剩下少部分的那些,在經歷了明爭暗鬥之後,又會成為新的一群,就他看來迂腐不堪的大主教。眼前的少年恐怕一輩子都不會明白,自己身處的是多麼殘酷而骯髒的世界。


 


  他讓喬一帆枕在他的腿上,默默又點起了一支菸,灰白的煙霧在月光的映襯下冉冉上升。喬一帆脖子上傷口的血不是這麼容易止住,葉修扯下一片修士袍黑色的布料,動作輕柔地在血洞上壓好。腿上的少年遲遲沒有轉醒的跡象,但是葉修不急,反正他最不缺的就是時間。手裡夾著的煙一根換過一根,直到身旁的地上堆滿了熄滅的菸屁股,昏迷的喬一帆才緩緩睜開眼睛。


 


  「你還真會挑時間啊……」背後是逐漸明亮的天際線,葉修看向喬一帆的眼神裡堆著滿滿的嘲諷:「要跟我走嗎?」


 


  「跟你……走?」喬一帆還沒完全清醒的腦子亂成一團糨糊,對於葉修突然拋出的問題,他一點反應的能力都沒有。葉修見他還搞不清楚狀況,也不逼著他一定要現在回答,將喬一帆的腦袋從自己的大腿上搬下,葉修沿著黎明前的最後一抹陰影退回森林深處,太陽照不到的地方。


 


  漫長的夜晚終於過去,沐浴在陽光下的喬一帆卻覺得眼睛被太陽刺得生疼。側頸傷口的血已經止住,濃稠的血液結成一層薄薄的痂,把按壓在傷口上的深色布料和肌肉斷面黏在一起,血管每跳動一次,就會被扯得隱隱抽痛。


 


  喬一帆在地上躺了很久很久,破碎的記憶被他一理再理,他卻還是無法給自己一個足夠有說服力的理由,葉修為什麼想要帶走自己,一個擺在哪裡都不會有人理會的小小神職人員。


 


  那條被葉修扔到草叢裡的十字架被喬一帆找到,他不斷凝視那條閃閃發亮的銀色項鍊


 


 


  ……最後,喬一帆並沒有伸手將它撿起來。


 
(fin.



评论
热度(37)
  1. 薛丁格的貓荒腔走板 转载了此文字
    這麼可口的喬一帆必須轉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