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全職] 暗潮洶湧 [喬葉喬]

被甜得失去了自我
太激動只好轉一發

喬葉喬一生推啊!!!!!!!

左手我愛你嫁給我好嗎(。

荒腔走板:

※全職首發獻給一帆和老葉
※掙扎挺久的總覺不太好寫啊...崩了的話就來鞭我吧<<
※老梗易撞,如有雷同請不要客氣直接跟我說


-----------  

  葉修發現了這一陣子喬一帆天天熬夜,比起自己幾乎去除不掉的黑眼圈,對方眼下的痕跡也只是一圈淡淡的青,不仔細看的話根本無法察覺。


 


  但葉修發現了。


 


  即使不正常的作息始終沒有讓喬一帆在練習的時候掉鏈子,也不表示做為隊長可以坐視不管。於是他有一天刻意在大家都睡著的時候下樓,看到了這樣的景象──排成方形的電腦中唯獨屬於喬一帆的那台亮著,屏幕裡的一寸灰在先前魏琛和葉修為每個人安排的訓練地圖裡流暢動作。


 


  練微操阿……葉修默默站在喬一帆身後看著,不是戰隊每天派給他的練習內容,太刀雪紋隨著一寸灰俐落的走位在身側畫出一個又一個的圓。一套攻勢完成,喬一帆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機,然後將上頭的碼表功能重新設定後歸位,再讓一寸灰又開始另一個循環。


 


  慢了。


 


  雖然沒有仔細看清楚計時器的數字,但是葉修可以明確的感覺出剛剛揮刀的動作比起上一輪稍微慢了一些,這樣下去整套動作都會被延遲,其中的時間差越到收招末段會變得越明顯,他相信喬一帆自己也已經發現。果然,這次喬一帆根本沒有堅持到滿月斬拉出全圓就先行取消了技能。輕微的嘆息在萬籟俱寂的夜晚不斷放大,戴著耳機的喬一帆自己沒發覺,葉修倒是聽得清清楚楚。


 


  喬一帆的心已經亂了,在葉修下樓前不知道這小子已經練了多少遍,但他看來已經到底了,硬練並不是完全沒有效果,但是已經不再平穩的情緒勢必會影響到操作,接下來應該會出現更多失誤吧。


 


  他向前走了幾步,直到自己與喬一帆只剩下半個身位的距離,葉修伸出手輕輕拍了拍喬一帆的肩膀,後者幾乎像是炸毛的小動物一樣大幅度抖了一下,他快速地回頭甚至扯掉了耳機,一寸灰手裡的太刀慌張之下往旁邊一捅,居然不小心擊中了野圖裡隨機刷新的小怪,他卻絲毫不知。喬一帆在看清楚來人之後才放鬆下來,葉修看著好笑,刻意將雙手舉到半空中做了一個投降的姿勢,弄得他尷尬不已。


 


  「前輩……」戰隊的作息應當是有規律的,出身微草的他比誰還清楚,雖然興欣不像其他戰隊對選手的要求這麼嚴格,在正式進入職業聯賽之前也常常在三更半夜刷副本搶BOSS,但現在自己熬夜被抓到的事實還是讓他有點心虛。


 


  哪曉得葉修根本沒有打算責怪自己,他從容的從口袋裡掏出菸盒和打火機,點燃一根徐徐抽了一口之後才下巴微挑對喬一帆說道:「……在掉血吶。」


 


  咦?喬一帆愣了兩秒才慌張的轉回電腦的方向,此時屏幕裡的一寸灰正在被剛剛建立了仇恨的小怪物站樁式地攻擊著,雖然這種怪物攻擊力不高,一晃眼的功夫還是被啃掉了一層血皮。


  


  「遇到瓶頸啦?」喬一帆麻利地解決周遭怪物的同時聽見葉修在後頭說了這麼一句,他頓了一下,隨即苦笑著點點頭。


 


  「有一點……。」


 


  也是,這麼明顯的狀況不佳,大神級別的葉修沒有可能會看不出來。


 


  誰知道一陣溫暖的感覺就這麼貼上他的背,灰白的煙霧也在自己眼前繚繞,下一秒,喬一帆握著鼠標的右手被葉修握住,大腦還沒來的及做出理解,身體已經先一步反應,喬一帆的呼吸一窒,連大氣都喘不上一下,身體更是僵硬的要命,才一瞬間,與鼠標接觸的手心已經濕透。


 


  緊張嗎?緊張是一定有的,但是……


 


  「左手照剛剛那樣操作就行,可是右手的甩動還不夠俐落,帶你過一遍,用感覺去記住節奏。」帶有濃濃菸味的氣息隨著話語盈滿了喬一帆和葉修之間的空隙,他多想沉溺在這種氛圍的包覆裡,卻又對葉修的指令不敢怠慢。左手飛快地開始不知練了多少次的操作,同時葉修拉著他的右手進行揮刀時的微操和調整。


 


  由兩個人分別進行的操作,在同一個遊戲角色上居然發揮得如此流暢,由葉修校正後的動作更加精準,一整套連招配合下來,不用看錶他都能感受到速度的提升,甚至在最後一擊結束時,還有空檔加上一個直劈,順帶補足了走位移動下可能會暴露出來的死角。


 


  葉修一開始就看出來了,喬一帆練的是偏向斬鬼的攻擊套路,陣鬼的基礎操作並不困難,但是攻擊的時候常常會被打斷,因此需要更多樣化的應對技巧,拉開與敵人的距離並且製造機會。葉修曾經跟喬一帆說過,陣鬼更為重要的,是控場的意識和大局觀,操作的不足可以由隊友去彌補,而這兩樣眼前的喬一帆都不缺,葉修也就沒有過於操心。


 


  誰知道他家的新人個個不受控制,前半段是乖乖聽了沒錯,可後頭的“操作不足”卻被喬一帆有意地選取再放大,最後變成每晚熬夜加強的重點課題。


 


  他知道這孩子雖然懂事,卻常常拐不過自己這一關,外表看起來溫和,一拗起來那跟唐柔莫凡可是有得比。只是他的鋒芒始終朝內,鞭笞自己的同時也削弱了身為選手的自信。這雖然不是葉修真正希望看見的,卻也沒必要硬去強求。每個人都有各自的風格,和遇到逆境時的調整方式,再說基本功多練練總不是件壞事,葉修也就不吝於在最關鍵的時候伸手拉對方一把。


 


  「多加了一個環節,應該不用我解釋吧?」


 


  「是!謝謝前輩!」求得關鍵技巧的喬一帆興奮地轉頭,誰知卻差點跟葉修叼著的菸頭相撞,嚇得兩人瞬間都往後退了幾公分。


 


  「唷!抱歉抱歉……沒燒著你吧?」雖然不完全是他的錯,葉修也是挺不好意思的,一手趕緊摘了菸,一手扳過喬一帆的側臉就著電腦屏幕的亮光仔細檢查。


 


  「沒、沒有!」喬一帆的耳殼子炸開些許不自然的紅,但是隱藏在黑暗裡,不是很明顯,只有他自己知道耳朵在發燙。


 


  「那就好,剛剛節奏記住了沒?不用刻意求快,只要手順了速度自然會出來,多練練就行。」


 


  「好的。」


 


  離開前葉修拍了拍喬一帆的頭,將菸摁熄在菸灰缸裡之後上了樓,留下後者在電腦前慢慢品嘗頭髮上殘餘的溫度,還有身旁久久不散的,混合尼古丁的葉修氣味。


 


  自己果然是喜歡葉修的,對這樣的情感喬一帆並不陌生,只是在每一天的相處裡被他細心壓抑著,直到夜深人靜時才毫不保留的釋放。緩過解決瓶頸的喜悅之後,他接著被從心底滿溢而出的悸動給淹沒,今天葉修就這麼出現在自己毫無防備的當下,喬一帆萬分後怕他會忍不住說出自己隱藏許久的情感。


 


  一旦說出口,說不定就完了。


 


  剛剛被葉修握著的右手直到現在還有些麻,只要稍微活動,幾分鐘前的觸感就會如潮水般瘋狂湧上腦海,喬一帆苦笑,看來想要趁著記憶鮮明時多練習幾次是不可能了。他無奈地退了遊戲然後按下關機鍵,整個人像斷了線的木偶一樣攤在電腦椅上,一攤就到了天亮,然後被習慣早起的陳果發現,默默地在他身上蓋了張毯子。


 


  一切照舊,沒有人對於那天躺在電腦前等日出的喬一帆多做什麼疑問,他自己也是,那場洶湧的情感沖刷在一夜的沉澱之下終歸風平浪靜。在那之後,他偶爾還是會在遇到操作上的瓶頸時一個人在半夜苦練,更偶爾的時候會碰見葉修正好下樓來抽上一根菸,或給他一些口頭上的指點,或像那晚一樣帶著他操作過一遍兩遍。



  直到好久以後喬一帆才赫然想起,即使是像安文逸和羅輯這種在操作上更顯出缺陷的隊員,葉修最多都只是默默地用他們的角色親自示範,像這樣手把手的指導,在印象中只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印象中……


 


  「前輩……」


  「幹啥呢?」


  「你還記不記得第十賽季,有天晚上我熬夜練斬鬼打法的時候被你發現的事?」


  「怎麼了?」


  「那時候你是不是就……」說不出口,實在是說不出口。要是一切都是他的憑空臆測,喬一帆實在不知道葉修會怎麼笑話自己。


 


  「就看上你了?」這頭還在掙扎呢,葉修就雲淡風輕的把對方要講得下半句話給接上。見喬一帆下意識的僵住,他笑著搖搖頭說不是,一臉幸災樂禍地看著面前的青年眼神趨於黯淡,過了沒多久,他終於憋不住笑,伸長了脖子在喬一帆的嘴唇上吧唧啃了一口。


 


  「不是那時候,哥喜歡上你的時候還要更早。」

(fin.

後:

最後還是讓兩人在一起了啊!!!!!!!
其實本來我也挺糾結是要雙向單戀一輩子還是歡樂的在一起
還是不忍心小喬受苦啊QQQQQQQQQQQQQQQQ
是的,他們最後在一起了,真的在一起了(葉修先說溜嘴的



评论
热度(16)
  1. 薛丁格的貓荒腔走板 转载了此文字
    被甜得失去了自我太激動只好轉一發喬葉喬一生推啊!!!!!!!左手我愛你嫁給我好嗎(。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