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520
*已然忘了段子以外的東西怎麼寫
*文風是什麼好吃嗎
*毫無考究的民初背景





  那是城裡一教書先生,一雙眨巴眨巴的大眼睛配上看著便覺柔軟好摸的短髮,左看右看都像隻親人的小狗兒。或許因教歷史的緣由,在大家都流行起洋服的年代,他仍是著一襲深色長袍馬褂,站在所處的租界區與異國建築相碰,那倒也是一幅漂亮的景色。
  至少在那看的人眼裡是絕世美景。
  興許是看得久了,目光也是會燒穿人的,那呆站著的人終於發現了目光來處——筆挺軍裝一看便知是個軍爺的人站在那兒還是挺惹眼。

  「來了怎麼不出個聲!光站在那兒是期望我發現你呢?」
  三步併作兩步的跑上前,語氣嗔怪聽在耳裡反而有了些撒嬌的意味。
  張起靈沒說話,只是兩手扶住了來人肩膀定定地望著,只見那人撇撇嘴不再說話,便改為執起那人的手轉身就要走。
  「張起靈!」吳邪甩了兩下甩不開手有些著急,「是嫌不夠顯眼嗎?」
  張起靈沒說話,有時候他那不愛說話的性子還是挺讓人著急的,只是繼續牽著人走,然後開了車門雙雙入座。
  眼見司機已經發動車子了,吳邪也被搞得沒了脾氣,靠在張起靈身上玩起了袖口的線頭。乖順的比家裡的狗兒還好哄,張起靈是這麼想的,吳邪知道了估計又要炸毛。
  「去哪兒?」
  在眼皮快要闔上之前吳邪還記得先問一句。
  「……」張起靈思忖著要用什麼名詞,「……家。」
  吳邪只來的及聽見「家」這個字便睡著了,他不知道那是張起靈特地為彼此置辦的新房,在那個吳邪曾經說過很喜歡的江南水都。

  既是執子之手,便要與子偕老。
  張起靈早已經決定要與吳邪好一輩子。


FIN.

评论
热度(5)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