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開頭頂風作案,噓。
*手機碼字心好累。
*沒有小藍只好自己刷。
*本名注意。
*求葉神帶家屬出國領證。






分開時彼此都發出了嘆息,滿足與空虛。
大腿根部與缺乏運動的腰又酸又麻,許博遠懶洋洋地癱在床上,任由葉修替他做時候清理,這男人也只有這種時候看起來特別帥,他想。
噢,還有比賽的時候,雖然不太想承認。

不多時,眼皮便沉沉闔上,隱約可以感覺葉修輕手輕腳地離開床鋪,接著是熟悉的煙味,許博遠不會特別排斥,畢竟早些年還住家裡的時候父親也會在家當癮君子。
而且,不知為何,對方的煙味從某個時候開始就成了可以安撫自己的嗎啡。至少能夠清楚知道人還好端端的陪在自己身邊。
談戀愛之後會怕寂寞,這點恐怕除了妹子,連大男人都適用,更別說他們能夠見面的時間少之又少。

許博遠想起自己忘了做什麼事。

「……葉修。」
濃濃的睡意讓他的聲音聽上去有些軟。
「嗯?」
「冠軍……恭喜……」
明明快睡著了還是想把話說完,這副模樣在葉修眼底實在可愛的犯規。
「呵呵,謝謝,還以為你會一直記偶像輸了的恨呢。」
「世界……聯……賽……也……」
彷彿沒有聽見的接著說,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葉修嘴角噙著笑替他蓋好被子,默默思考帶上家屬去蘇黎世的可行性。

评论
热度(24)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