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丁格的貓

Author:墨起漣漪/墨漪/未緒
他的青春是一首上不了檯面的進行曲,底下沒觀眾、台上沒人演奏,只剩他一人孤獨指揮然後鞠躬。

【全職高手】空蕩的愛【喻葉】

@醉臥江邊 噗浪上的點文><!
說我是後媽肯定有什麼誤會我如此的甜夢少女,看我真誠的雙眼3_3

CP:喻葉
TAG:空蕩的愛

BGM:張懸-藍天白雲




  思念成癮。
  把你想像成金魚,飼養在我的魚缸。

  當初他們並沒有什麼遺憾,十分乾脆的散了,從此天涯各占一方,誰也沒給對方帶來困擾,就連過得好不好都是由共同好友口中的隻言片語拼湊。生活一如往常,偶爾甚至會認為當初那些日子只是自己的憑空臆想。
  他們心中還是有愛的,只是那已不足以支撐生活中的柴米油鹽醬醋茶,即便糖磚也容易受現實磨損,等到最後一絲耐心消耗殆盡,於是心甘情願地分開。
  相愛究竟如何定義,端看彼此怎麼下的註解。
  反正不論在不在身旁,栽了這泥沼就兩個字——自虐。

  懷揣各自的空虛品嘗寂寞,思念成癮。

  喻文州發現自己並不習慣周遭沒有葉修的煙味,是在他旋開門鎖踏進玄關的那一刻,鞋底的塑膠氣味混和鞋櫃的檜木香,畸形卻又如影隨形試圖讓他麻痺,於是他下樓買了包菸,對方經常抽的那個牌子。他點燃香菸夾在兩指中間,就只是那樣輕輕夾著,然後站在陽台邊——葉修過去經常站著抽菸的位置。裊裊升起的煙霧伴隨辛辣刺鼻的味道安撫著喻文州的神經,他從不抽菸的,可他卻在不知不覺間養成汲取空氣中葉修煙味的習慣。
  喻文州覺得自己瘋了。
  他開始拿著點燃的香菸走遍家中各個角落,最後他停在電腦桌前。上面只有一台電腦,隔壁有塊不自然的空位,那原本是葉修的位置。他試過在上面堆滿雜物,資料、文件,甚至喝完沒洗的馬克杯,最後證明無效,他無法把那塊空白填滿,不論有多努力。於是喻文州學會與畸形的空白共處。
  空氣中的煙味令他有不是一個人的安心感,分開前的長久相處讓人太過習慣,好比空氣和水,經常忘了那其實不是原本就有的東西。

  我養了一條金魚。
  有一天他在我面前躍出水面,死了。
  所以我葬了他,慎重的埋在枕頭下。


FIN.

评论(2)
热度(9)

© 薛丁格的貓 | Powered by LOFTER